绑定机构
扫描成功 请在APP上操作
打开万方数据APP,点击右上角"扫一扫",扫描二维码即可将您登录的个人账号与机构账号绑定,绑定后您可在APP上享有机构权限,如需更换机构账号,可到个人中心解绑。
欢迎的朋友
万方知识发现服务平台
获取范围
  • 1 / 1
  (已选择0条) 清除 结果分析
找到 4 条结果
[博士论文] 宫海荣
语言及应用语言学 中央民族大学 2013(学位年度)
摘要:本文以历经诸多文化变迁的鄂伦春语亲属称谓为研究对象,立足于亲属称谓的系统描写,综合运用人类语言学、民族学、浑沌学、认知语言学的理论与方法,研究亲属称谓系统的共时状态与历时演变。共时研究从语义学、形态学、语用学、类型学四个方面考察鄂伦春亲属称谓系统,为历时研究作铺垫。历时研究旨在探寻语言文化接触与变迁的实质。在接触过程中,地理毗邻程度、政治经济文化地位、人口比例、接触程度等因素决定了所接触的语言文化之间相互影响的程度。地理上毗邻为语言文化接触提供了前提;在地理毗邻的前提下,政治经济文化处于强势地位的语言文化(如本文中的达斡尔族文化与汉族文化),因其可以给予弱势语言文化(鄂伦春族文化)经济利益,更倾向于影响后者。经济利益导致弱势文化群体趋向于与强势文化群体通婚,族际婚姻为更深层次的语言接触提供了最佳途径。但是,如果弱势文化在人口上占有绝对优势(如本文中库玛尔千鄂伦春人的称谓文化)对强势文化的冲击会有较强的抵制能力。语言在变迁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历经各种变异,但是语言底层的结构(如本文中鄂伦春语亲属称谓的长幼区分原则,称谓能指与称谓所指之间的相似性原则)在系统中保持很强的延续性。这些底层结构很可能是某些语言的亲属称谓最为原初的共性特征。同时,在强势语言文化的影响下,弱势语言文化势必发生变异(也不排除强势语言文化同时发生变异的可能性)。亲属称谓系统也不例外。鄂伦春语亲属称谓,先后在达斡尔族与汉族两个强势文化的冲击下,系统特征由“以类分式为主描写式为辅”演变为“以描写式为主类分式为辅”。鄂伦春语亲属称谓的个案研究表明,亲属称谓系统是历史的产物。论文框架大致如下:
   第一章阐述选题的意义、研究问题、研究方法与创新性。
   第二章综述国内外相关研究文献。
   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从语义、形态、语用、类型四个方面共时研究鄂伦春语亲属称谓,为亲属称谓的历时比较研究做铺垫。
   在大量语用数据的基础上,共时研究表明,鄂伦春语亲属称谓形态的典型特征是称谓的对偶性,即语义对称的称谓在形态上呈对称分布。鄂伦春语亲属称谓在不同的语境下具有不同的形态特征,并在亲属指称之外,具有情感、社交等附加语义功能。在父母的同胞称谓与祖辈称谓等系统层面存在地域差异。三种亲属称谓——父母的男性同胞、父母的女性同胞、同胞的子女称谓在类型上属于罕见型。
   第七章在共时研究的基础上,历时研究鄂伦春语亲属称谓。
   首先,将代表鄂伦春语亲属称谓不同发展阶段的系统——二十世纪初后贝加尔通古斯系统、二十世纪初毕拉尔千系统、当代毕拉尔千系统——作对比分析,力图发现系统之间的延续性与变异。核心问题是运用大量的语言事实证明二十世纪初后贝加尔通古斯系统代表鄂伦春语亲属称谓早期系统的特征。
   其次,在这一立论前提下,比较分析不同阶段的鄂伦春语亲属称谓系统发现如下历时演变规律:
   (一)系统特征的历时演变规律
   1.系统特征由早期的“类分式为主描写式为辅”演变为当代的“描写式为主类分式为辅”,这一演变过程主要由于辈分区分在系统内的扩散引起。
   2.称谓的形态分布,在早期系统中,呈相对平衡态——尽管长幼维度上,长辈区分性别,幼辈不区分性别;在二十世纪初毕拉尔千的系统中呈极不平衡态——例如,在男系女系维度上,称谓主要集中在男系男性亲属区域,该区域的称谓多为描写式,而女系女性亲属区域或为空白(无称谓),或有称谓但更趋向于类分式称谓;在现代毕拉尔千系统中,这种性别上的称谓不平衡分布又趋向平衡态。
   (二)称谓形态的演变规律
   1.早期系统以单纯词为主,极少复合词;后期的系统,二十世纪初毕拉尔千的数据显示,复合称谓数量骤增,复合词的构成或以早期系统的单纯词相互组合,或以单纯词附加一些表示辈分、长幼、系属的词或词缀构成。
   2.在复合词增加的同时,外来词也有所增加;从现代毕拉尔千的系统看,相对于二十世纪初毕拉尔千的系统,早期系统遗存的称谓词,部分消失,如oki,onin等;系统继续从外族借入外来称谓,如t∫amaa-(o)t∫(o)w(o)(at∫awa)/t∫iu(η)(oo)。
   3.同一称谓语义范畴不同源的称谓词并存。由于先后从不同民族语言引入了外来称谓,出现了旧有称谓(或外来词或固有称谓)与新入外来词并存的现象。这一现象主要局限于毕拉尔千鄂伦春族。例如,“叔父”有三个变体——t∫amaa/(o)t∫(o)x(o)/nit∫uxun ama;“婶母”有三个变体——(o)t∫(o)w(o)(at∫awa)/t∫iu(η)(oo)/uum(o)。兄嫂有三个变体——b(o)rg(o)n/uji(新兴、胜利)/(o)x(o)(新兴、胜利)。
   (三)称谓语音的演变规律
   鄂伦春语亲属称谓系统历时演变经历了如下音变:o/a→(o),o→(c)/a,k→x,n→(η),u→i。
   最后,以达斡尔族、汉族与鄂伦春族的民族交往史为例,简要分析鄂伦春语亲属称谓系统历时演变的成因。
   第八章,鄂伦春语亲属称谓的浑沌学、认知语言学分析。
   一方面,灵活运用浑沌学的层次自相似性、奇异吸引子、系统初值的敏感性等概念尝试解释鄂伦春语亲属称谓形态的非对等分布特征与系统初值在历时演变中的延续性。系统初值的延续性包括核心称谓在不同系统中的延续性,长幼区分原则、称谓能指与称谓所指之间的相似性原则在不同系统中的延续性。另一方面,结合认知语言学的相似性原则剖析鄂伦春语亲属称谓能指与称谓所指之间的对应性。
   第九章,结论。讨论鄂伦春语亲属称谓现象所反映的语言文化问题。
[硕士论文] 昭拉
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内蒙古大学 2010(学位年度)
摘要:语言是民族的重要特征之一。语言的使用和变化与民族的发展和变化息息相关。任何一个民族都会十分关心自己的语言使用状况及其发展前途,对自己母语的使用和变化都会有敏感性。鄂伦春族也不例外。本文基于赴鄂伦春自治旗阿里河镇、多布库尔猎民新村、希日特奇猎民村、木奎猎民村等地所收集到的实地调查材料,阐述鄂伦春自治旗鄂伦春族语言使用现状及特点、其形成原因、鄂伦春族语言转用情况以及鄂伦春语保护与传承等问题,试图客观、真实地反映该旗鄂伦春族的语言使用状况,并对鄂伦春语的保护和发展问题简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全文由导论、三章主要部分和结论构成。
   导论部分阐明了选题缘由、研究概况、研究理论和方法以及鄂伦春族、鄂伦春自治旗概况等。
   第一章分析调查材料,阐述了鄂伦春族自治旗鄂伦春语使用现状。
   第二章分析了鄂伦春族的语言转用现象及其成因。
   第二章总结归纳了鄂伦春自治旗鄂伦春族语言使用现状的形成原因,简单提出了保护与发展鄂伦春语的对策建议。
   结论:部分简单总结了本文的研究工作。
[博士论文] 吴娅丽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2012(学位年度)
摘要:鄂伦春语属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通古斯语支,和同语支的鄂温克语、俄罗斯国境内的埃文基语相近而同本语族的满语、锡伯语、赫哲语以及俄罗斯国境内的那乃语等有较大的差别。鄂伦春语曾是鄂伦春人使用的主要交流工具,而且常年同鄂伦春人共同生活的部分鄂温克人、达斡尔人、蒙古人、汉人也曾使用过鄂伦春语。不过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和社会经济的不断进步,特别是广播电视事业的不断推广和普及,使鄂伦春人使用和接触汉语汉文的概率不断提高。这样就对鄂伦春人使用本民族语带来了很大负面影响,鄂伦春语使用人口逐年减少。鄂伦春语已经进入了一个严重濒危的状态。本人通过对鄂伦春语使用较好的白银纳鄂伦春乡的鄂伦春人母语使用情况较为全面地分析,对鄂伦春语尤其是呼玛鄂伦春语形态变化结构体系等有了现象的总结和归纳。
  本文通过对呼玛鄂伦春语原始语料进行科学的语法分析,着重对名词类词和动词类词语法现象展开研究,从而比较全面地归纳了呼玛鄂伦春语名词类词的数、人称、领属和级等语法范畴的各种语法形态变化现象。此外,还较深入了分析了动词类词的态、体、时、式、副动词和助动词等语法形态变化现象。
  总体上来说,呼玛鄂伦春语的语法现象十分复杂,但同时又相对完整,自成体系。通过对调查得来的第一手口语资料。该论文比较全面地归纳和总结了呼玛鄂伦春语名词类词和动词类词的形态变化现象。根据名词类词的语法特点归纳了数、人称领属、格和级等几大语法范畴。其中,名词类词的数分为单数和复数两大现象;人称领属根据人称和数的性质分为单数第一人称等七大现象;格分成主格、宾格等十一类现象;级则分为一般级、低级、高级等七大现象。动词类词根据其使用情况,分为态、体、式、形动词、副动词和助动词等几大语法范畴,每一范畴内部又根据不同的语法特征分为若干个形态变化现象。动词类词的语法结构体系十分复杂,因此,本文对此对了比较全面地论述。
  本文在前人对鄂伦春语的调查研究基础上,更加全面地把握了鄂伦春语名词类词和动词类词的形态变化现象。同时在分析过程中,关注鄂伦春语语言发展和变化的规律,在行文中注意鄂伦春语历时的演变和与同语族语言的横向比较,全面、科学的研究了呼玛鄂伦春语的名词类词和动词类词语法形态变化现象。
[硕士论文] 吴娅丽
少数民族语言文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2009(学位年度)
摘要:呼玛鄂伦春语是指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呼玛县白银纳鄂伦春民族乡(原呼玛县十八站公社)的鄂伦春人使用的语言。呼玛鄂伦春语,隶属于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通古斯语支北语支鄂伦春语的一个特殊方言。该地区的鄂伦春人还依然保持着鄂伦春族传统的文化、风俗习惯、宗教信仰以及语言特征。
   呼玛地区居住的鄂伦春族有460人(1990年统计),其中大部分聚居在白银纳鄂伦春民族乡,其余的都散居在呼玛县其它地区。经过调查发现,这些地区无论是散居的、还是聚居的鄂伦春人使用母语的人数都在急剧下降。由于长期同汉族杂居以及受汉语汉文的影响,绝大多数的青少年(20岁以下)已经基本不会使用本民族语,只有少数老年人可以使用较为流利的民族语言,而这一批会民族语言的人群也或多或少地使用汉语交流。由此可以推断,汉语对呼玛地区鄂伦春语的影响已经比较深入,即使在鄂伦春族最为集中的聚居地,本民族语言的使用已经存在较大的局限。毫无疑问,呼玛地区鄂伦春语的使用重心正在发生转移,从以使用本民族语言为主转变为以使用汉语为主。同时,伴随着汉语对鄂伦春语影响的逐步扩大和深入,鄂伦春语自身的语言结构体系也在潜移默化中经历着变化,这在鄂伦春语的语音结构系统、词法结构系统以及句法结构系统都有体现,尤其在语音结构系统方面表现得比较突出。本论文将呼玛鄂伦春语的元音系统、辅音系统、词的音节结构和重音特征作为研究对象,对呼玛鄂伦春语语音结构进行了全面系统地分析和论述。
  (已选择0条) 清除
公   告

北京万方数据股份有限公司在天猫、京东开具唯一官方授权的直营店铺:

1、天猫--万方数据教育专营店

2、京东--万方数据官方旗舰店

敬请广大用户关注、支持!查看详情

手机版

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学术圈
实名学术社交
订阅
收藏
快速查看收藏过的文献
客服
服务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