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定机构
扫描成功 请在APP上操作
打开万方数据APP,点击右上角"扫一扫",扫描二维码即可将您登录的个人账号与机构账号绑定,绑定后您可在APP上享有机构权限,如需更换机构账号,可到个人中心解绑。
欢迎的朋友
万方知识发现服务平台
获取范围
  • 1 / 10
  (已选择0条) 清除 结果分析
找到 192 条结果
[硕士论文] 张明华
世界史 山西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土耳其妇女的解放思潮觉醒于19世纪初期。随着奥斯曼帝国日益衰落,一些开明的知识分子认识到想要恢复帝国荣耀,就必须向西方学习,走世俗的现代化道路。其中一些上层人士和精英团体在借鉴与模仿西方模式的过程中,开始意识到妇女阶层在历史进程中的重要作用。坦志马特时期,改革者就曾通过建立女子学校为妇女争取受教育权,哈米德二世时期,解放思潮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对妇女团体产生影响,至青年土耳其党时期,妇女的世俗权利不仅在教育领域,同时也在法律方面逐渐扩大。虽然在奥斯曼帝国末期,国家仍处于教权控制之下,妇女权利并未彻底实现,但是妇女解放思潮在此时已经开始生根发芽。
  20世纪初期,凯末尔执政以来,他先后废除苏丹制和哈里发制,建立独立的土耳其共和国,并且致力于开展解放土耳其妇女运动。在进行世俗化改革的过程中,他针对妇女解放问题采取了四方面的措施:政治方面,废除伊斯兰教奉行的沙里亚法,颁布法典赋予土耳其女性在婚姻、财产、继承、选举与被选举权等方面的权利,使女性作为一个公民拥有独立的政治权力;教育方面,普及女性受教育权,创建男女同校制度,提高土耳其妇女思想和教育水平,为参与政治和经济生活创造条件;经济领域,扩大妇女在农业、工业以及服务业的比例,颁布《劳动法》保护妇女的工作时长、时薪不受剥削,使妇女阶层逐渐成为现代化建设中不可忽视的力量;社会生活方面,废除女性佩戴面纱、身穿长袍的旧习,鼓励女性建立属于自己的团体组织,丰富女性文化生活,将妇女从家庭生活中解放,创造一个崭新的土耳其妇女形象。凯末尔通过世俗改革使妇女阶层摆脱了几个世纪以来宗教的束缚,妇女长期被压抑的精神生活获得解放,她们从家庭的附属品逐渐过渡成为独立的个体。新的土耳其妇女形象造就了崭新的现代生活观念,同时也为社会的发展树立了新风。
  回顾历史,在共和国初期凯末尔指导下的妇女解放运动虽然同世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依然存在差距,但这种传统主义与现代主义冲突下的妇女解放运动不仅是中东地区,同时也是世界其他国家值得研究和探讨的重要问题。
[硕士论文] 刘源
世界史 贵州师范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土耳其女权主义的发展是伊斯兰国家女权主义发展中的典范。它涉及土耳其历史、政治、文化等多方面的领域,不能孤立的将其看作是女性自身的发展。一直以来土耳其女权主义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国家政治发展的影响。在世俗化与伊斯兰化的共同作用,促成了土耳其女权主义的独特发展。本文尝试以时间脉络为主线,以政治发展为标志,系统分析近现代土耳其在不同历史发展阶段,其女权主义发展的特点及趋势。
  本文将土耳其女权主义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奥斯曼帝国末期进行的一系列以富国强兵为目的进行的改革,这一时期女性并未获得太多权利,但使得女性开始尝试挣脱宗教国家的束缚,培育了土耳其女权主义的萌芽。第二阶段是共和国时期凯末尔推行的一系列世俗化改革措施,在其六项原则的引领下给予女权主义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推动力。第三阶段是50-80年代,政治混乱局面下,伊斯兰复兴给世俗化发展带来变数,受政治影响的女权主义陷入分化。第四阶段是80年代以来较温和伊斯兰政党执政时期。世俗化与宗教化相互制衡建立起相对稳定的政治局面,为经过历史洗礼的女权主义者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土耳其女权主义发展进入新的时期。
  土耳其女权主义的发展是国家与社会多方面合力的结果,其中世俗化与宗教化是最重要的两个因素。在女权主义发展历程中得到锻炼的女权主义者,开始逐渐脱离对于政府和政治的依赖,独立自主的推动土耳其女权主义的发展,以实现男性与女性之间的真正平等。
[硕士论文] 习美红
世界史 内蒙古民族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阿富汗地处西亚、南亚和中亚的交汇处,是古代“丝绸之路”的要冲地区,素来被称为古代东西方的“文明十字路口”;也是当代中东地区具有重要地缘战略意义的国家,阿富汗问题是当前中东问题的主要内容之一。由于阿富汗特殊的地理位置,从四面受到东西方文化的冲击,再加上民族迁徙和帝国征战,阿富汗变成了民族交往的荟萃之地。所以至今阿富汗民族构成极其复杂,而且族际关系也比较变幻莫测,加之外部势力的干预,致使阿富汗一直处于社会动荡之中。也就是说阿富汗的民族构成和族际关系的演变是导致阿富汗问题的主要因素之一。本文试图以阿富汗民族构成及族际关系的演变为主要内容,阐述杜兰尼王朝时期、巴拉克查伊王朝时期、苏联入侵时期、阿富汗内战时期以及“9·11”事件后阿富汗的族际关系发展演变的历史脉络,分析阿富汗族际关系在不同时期呈现的特点,总结归纳影响阿富汗族际关系发展的主要因素,在此基础上论述阿富汗族际关系发展面临的困境与出路。基本观点是传统的文化习俗在阿富汗民族交往进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伊斯兰教是良好的族际关系建立的一个关键因素,摆脱外部势力的干预是族际关系得以发展的一个突破口。
[硕士论文] 陈溯
亚非语言文学 上海外国语大学 2016(学位年度)
摘要:本文以伊利汗时代在伊朗先后新建的三座都城蔑剌合、帖必力思与孙丹尼牙为研究对象,充分利用《史集》《瓦萨甫史》《心之慰藉》等伊利汗时期波斯语文献,辅以同时期诸种见闻游记,从城市历史地理学的角度,考察入主波斯的蒙古统治者在被征服地区立都建城的历史。研究具体涉及规划营建、城市风貌和市井文化等方面,并进而思考历代伊利汗在生活方式、宗教信仰和文化认同上所呈现的特征及变化。
  第一章从天文台建设和景教教堂兴衰两个事件出发,讨论第一代伊利汗旭烈兀所定新都蔑剌合中波斯本土势力与草原蒙古传统的碰撞与交融。第二章则以阿八哈至合赞期间的大都帖必力思为例,考述蒙古人重商政策在伊朗的实施以及合赞汗经济改革成果在扩建帖必力思中的体现。第三章围绕完者都营建孙丹尼牙,审视伊利汗国伊斯兰化进程下蒙古汗王新建都城的伊斯兰—波斯色彩。
  在纵向梳理三座城市建造特征与运作影响基础上,我们认为:一、蒙古人从入主波斯到分裂立国,对伊政策经历了一个从侵略掠夺到重建兴邦的变化。伊利汗的角色也从以军事武力威慑的征服者变身为智慧仁慈的伊斯兰君主;二、伊利汗一方面保留了冬夏营地巡幸的草原传统,一方面则逐步采用了波斯绿洲社会的都城制度。由旭烈兀郊野定都蔑剌合,合赞帖必力思城外修王城,至完者都孙丹尼牙建新都,正是相关演变进程的体现。这也反映了政治上蒙古人影响不断深入加固的波斯本土,在文化上不断同化征服者的事实;三、葬仪上,旭烈兀秘葬山野到合赞、完者都大修拱北,也反映了蒙古统治阶级的草原传统被波斯伊斯兰宗教仪轨逐渐替代的状况。
[硕士论文] 周婷
世界史 山东师范大学 2016(学位年度)
摘要:1979年苏联悍然入侵阿富汗,阿富汗人民随即展开与苏联的抗争。阿富汗人民的抗苏战争得到与苏联争霸的美国以及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大力支援,大批伊斯兰“圣战”志愿者奔赴阿富汗共同参加抗苏“圣战”。在国际社会的援助下,阿富汗抗苏“圣战”取得胜利,苏联从阿富汗撤军。然而,苏军的撤离并不代表战争的结束,相反留下一系列后遗症:伊斯兰极端主义膨胀,“基地”组织、塔利班纷纷崛起。随着美国驻军沙特以及海湾战争的爆发,“基地”组织迅速走上反美“圣战”的道路,并与塔利班合流,阿富汗成为恐怖主义大本营与向外输送恐怖主义的源泉。阿富汗阿拉伯“圣战者”在抗苏战争结束后纷纷返回各国,并极力传播极端主义思想。中东地区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大量涌现,恐怖主义活动层出不穷,成为恐怖主义重灾区。与此同时,在“基地”组织与塔利班的指导下,大批“圣战者”被派遣到中亚、南亚、东南亚、欧洲、美国,甚至还有中国新疆等地区传播极端主义思想,建立极端主义组织,策划恐怖主义活动,恐怖主义的种子随着他们扩散到这些地区。
  “9·11”事件后,国内外学术界已从不同的角度对恐怖主义进行了研究。但是关于阿富汗抗苏战争的后遗症与恐怖主义扩散联系的专题研究很少。基于阿富汗抗苏战争对恐怖主义扩散的重要性,本文以苏联入侵阿富汗为切入点,较为详细地分析了阿富汗战争的后遗症以及恐怖主义的扩散。
  论文由绪论、正文和结语三个部分组成。绪论部分介绍了论文的选题依据、意义,回顾了有关改选题的研究综述,并说明了论文的重点、难点和创新点。结语部分对全文进行提炼和剖析,深化论文主题。正文部分共分为四章展开论述。
  第一章简单介绍了阿富汗历史、地缘概况,论述了苏阿关系,分析了苏联出兵阿富汗的背景以及经过,论述了阿富汗人民对苏联入侵的英勇反抗,并介绍了阿富汗几种不同类型的抵抗派组织,其中打着伊斯兰“圣战”旗号的抵抗组织在抗苏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最后介绍了阿富汗抗苏战争的进程以及抗战的胜利。
  第二章论述了国际社会对阿富汗伊斯兰抵抗组织的大力支援,具体分析了美国及主要阿拉伯国家对阿富汗抵抗组织支持的原因及具体资助情况。其中,正是对阿富汗抵抗组织资金、武器的援助,宗教学校、训练营地的建立以及各种“圣战”思想的传播大大地刺激了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膨胀。而“基地”组织正是在抗苏战争过程中,在这种极端主义思想膨胀的环境下诞生的,本章第三部分对“基地”组织的建立、发展的转折点以及发展情况进行了简短的论述。
  第三章分析论述了阿富汗在抗苏战争结束后逐渐成为恐怖主义的大本营。描述了同样是由抗苏战争而催生的一支学生武装塔利班,分析了塔利班崛起的原因,介绍了塔利班政权的建立以及其实施的极端主义政策,分析了关键人物本·拉登与奥马尔在“基地”组织与塔利班走向合流的过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论述了塔利班在合流后演变为极端主义政权,而“基地”组织则更加猖獗。最后分析了塔利班输出“伊斯兰革命”政策与“基地”组织在阿富汗实施的一系列暴力、恐怖主义活动使阿富汗逐渐成为恐怖主义的指挥中枢。
  第四章重点论述了阿富汗抗苏战争结束后恐怖主义的扩散情况。具体分析了恐怖主义扩散的方式,包括:传播极端主义思想、加强极端主义组织建设以及开展恐怖主义活动。同时分析了恐怖主义在中东、中亚、南亚、东南亚、欧洲、美国以及新疆等地的扩散。其中“基地”组织、中东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以及参加阿富汗抗苏“圣战”的阿富汗阿拉伯圣战者在恐怖主义的扩散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硕士论文] 刘晓燕
世界史 山西师范大学 2016(学位年度)
摘要:土耳其是一个横跨欧亚两洲的国家,是连接欧亚的十字路口,其地理位置和地缘政治战略意义极为重要,历史上看,土耳其的发展与演进无疑对世界有着重大影响。社会主义作为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世界性社会主义思潮之一,在土耳其也同样经历了长期的发展阶段。但由于土耳其的社会主义运动一直与国外左派运动,尤其是土耳其的邻国苏联存在一定的联系,因而在国内政治生活中一直作为一种潜在的社会政治力量受到历届政府的压制和打击而基本上处于地下状态。直到1960年5月27日,土耳其国内发生了军事政变,军队推翻了民主党政府以及随后的《1961年宪法》的颁布,土耳其社会主义运动才获得了短暂的政治合法地位。随着政治合法地位的确立,土耳其政坛上一时间出现了众多的社会主义性质的政党和组织,其中土耳其劳工党和方向组织最具代表性。政治上活跃、社会影响广泛的土耳其劳工党和方向组织的出现,标志着20世纪即以肇始的土耳其社会主义运动进入高潮时期。
  本文分为绪论和正文两大部分,绪论的主要内容是陈述选题目的、意义以及有关的学术动态。正文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对20世纪60年代以前的土耳其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状况简要回顾,接着是对60年代土耳其社会主义运动的背景予以较为详细的介绍。第二部分论述了土耳其劳工党在60年代的发展历程,从1961年土耳其劳工党诞生到1971年,以该党的几次重要会议为主要线索,呈现了劳工党由盛而衰的全过程。会议涉及了劳工党在成立初期所规定的党纲,也包括劳工党的选举状况,以及一些领导人对社会主义的不同看法以及劳工党的分裂等内容。第三部分主要对方向组织及其“土耳其社会主义”思想进行了介绍,这部分内容包括方向组织诞生以及该组织关于土耳其应该如何走社会主义道路的若干主张。第四部分介绍了这一时期各种政治势力和政治组织的民族民主革命观。
[硕士论文] 石磊
世界史 山西师范大学 2016(学位年度)
摘要:公元11—13世纪,在波斯西北部出现了以阿拉穆特堡为中心,以暗杀活动为主要目的的宗教恐怖团体——木剌夷。木剌夷属于什叶派伊斯玛仪派的分支尼扎里派,创始人是哈桑·萨巴赫,他们宣扬自我牺牲进入“精神天堂”,专门从事暗杀政敌的恐怖活动,1256年被旭烈兀率领的蒙古铁骑所灭。因其教徒在行刺前多服用一种称为“阿萨辛”(大麻叶)的麻醉剂,在英文书籍中多称其为“阿萨辛”(Assassin);而在中国史籍称其为“木剌夷”,意为“异端”或“假道学”。深入研究木剌夷的成因、发展历程可为恐怖主义研究提供新的视角。
  本文除绪论外,共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全面剖析了木剌夷的成因,伊斯兰教内部的三次分裂是木剌夷产生的宗教背景;阿拔斯王朝的衰落和塞尔柱帝国的崛起是木剌夷产生的政治背景;阿拉穆特所处的地形特点是木剌夷生存的地理环境。第二部分,论述了木剌夷的发展历程;阐述了尼扎里派的宗教思想,如《古兰经》隐义说、数字“7”神圣说、隐遁伊玛目复临说和新柏拉图主义宇宙流溢说;分析了木剌夷的组织和培养方式,由总传教师、大传教师、传教师和菲达伊(F ida i,奉献生命者)首领组成的纪律森严、组织严密的领导集团,培养经过严格训练实施恐怖活动的“菲达伊”,多采取威胁、投毒和刺杀的方式打击政治敌人和宗教敌人;论述了阿拉穆特时期木剌夷历代统治者施政方针。第三部分,总结了木剌夷的灭亡与原因。木剌夷本身是一个宗教极端组织,其自身并没有正规的军队,只是依靠从事暗杀活动的菲达伊完成政治目的。统治后期,统治者政见不一、相互残杀、民心涣散是导致其灭亡的重要原因。此外,木剌夷屡次劫掠蒙古商旅,严重威胁蒙古在伊朗一带的活动,最终成为蒙古军队西征的绊脚石。本文最后,通过比较木剌夷与当今恐怖主义活动的异同初步得出一些反恐行动的启示。
[硕士论文] 付国
世界史 河北师范大学 2016(学位年度)
摘要:库尔德人是中东五大主体民族中唯一没有独立建国的民族。库尔德问题,包含地区相关国家(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内部库尔德人要求尊重和承认民族身份,保障并扩大民族权利,平等参与国家事务,自主决定命运所带来的政治、经济问题。在本文中,主要探讨库尔德问题对中东格局的冲击,以及中东格局、世界格局对库尔德问题的制约,双方此消彼长的演变关系。
  将库尔德问题作为研究对象,是因为本文探讨的主题是国际格局与具体的地区民族问题的互动关系,库尔德斯坦处于中东四国的十字路口,对格局变动较为敏感;所涉及的因素复杂,能够比较清楚地展现互动过程。本文分为四部分,以时间为轴。
  第一部分追溯库尔德问题的起源,并对二战前的世界格局,中东格局进行回顾。一战后协约国与土耳其之间签订的《洛桑条约》,在此条约下建立的中东格局制约着萌芽状态的库尔德民族运动。库尔德问题受到世界格局和中东地区格局的双重规制。二战中的伊拉克库尔德人起义虽然没有取得成功,但也对变动时期的格局造成了不小冲击。
  第二部分以库尔德问题为论述主体,强调库尔德问题对中东格局、世界格局的冲击及造成的影响。二战后至今,库尔德民族独立运动从未间断,库尔德人在两极格局下借力打力,在多极格局下奋力冲击,在破碎格局下近乎独立建国,显示了民族问题对地区格局的影响及时机的重要性。
  第三部分以格局为主要对象,探讨格局对民族诉求的规制作用。两极格局下,库尔德问题是苏联冲破中东封锁的前哨。冷战末期库尔德民族运动受到格局的规制,造成巨大损失。冷战后至今,日渐破碎的中东格局给予库尔德人独立提供了有利条件。
  结论部分是理论探讨,在国际格局理论启发下提出了地区格局的若干运行规律。
[硕士论文] 詹良材
世界史 西南大学 2015(学位年度)
摘要:从1980年9月22日至1988年8月20日这为期近8年的两伊战争,就其破坏的规模和对经济的影响而言,这场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具毁灭性的战争之一,给伊朗和伊拉克两国的经济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由于战争的爆发,交战双方将大量财富消耗在其上,减少了在国家发展计划上的投入,其所造成的机会成本比起战争所造成的直接经济破坏是不可低估的。
  本文主要分为三个章节对两伊战争的经济影响进行论述。第一章为伊朗部分,第二章为伊拉克部分,这两章都分别从石油部门、工业、农业、人力资源与人民生活水平、军事化程度以及战争造成经济消耗以及额外的机会成本等几个方面进行论述。最后一章总结了两伊战争对交战双方造成的总的经济损失及其严重后果,以及战争造成的经济影响的外溢性。
  大体上,两伊战争对双方造成的共同经济后果主要有以下几方面:1、财富消耗,人力资源和非人力资源的巨大破坏导致生产力水平的下降和外汇储备的流失;2、由于和平时期经济向战时经济的转变,国民经济高度军事化,牺牲了国民生产总值的潜在产出,并且资源不能得到最有效的使用或者分配到最有效的地方,导致成本的增加和效率的下降;3、人才外流与大规模的征兵导致人力资源质量下降。战争期间双方都空前的向中学和大学在校生征召入伍,并且许多学者和专家逃离动乱的祖国到西方国家;4、由于国内工业生产不足,进口依赖增加,黑市贸易增多,国内的通货膨胀上升,人民生活水平下降;5、农业部门的破坏导致生产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人口需求,双方都处于一种对外界食物的严重依赖状态;6、军费开支的增加加重了双方的国防负担;7、战争的爆发及其长期性导致双方无法正常执行经济发展规划,错过了纠正经济发展过程中所出现问题的机会,并使得原本的经济问题进一步恶化。如双方都未能实现出口的多样化,反而越来越依赖石油部门所赚取的外汇收入。
  这场战争对双方造成的经济影响也不尽相同:1、就基础设施破坏程度而言,伊朗要严重于伊拉克;2、在人力资源破坏程度方面,伊朗在这场战争中的人员死伤数量要多于伊拉克,但伊拉克由于人口数量与征兵需求的矛盾,不得不大量从周边国家引进外来工,侨汇增加了伊拉克的国际收支平衡负担;3、国内工业生产方面,伊朗虽然严重依赖于外界的非军事产品产品进口,但由于伊朗政府实行自力更生、自给自足的经济政策,国内的小手工作坊由于战争需求而活跃起来,战争前期,由于萨达姆既要“枪支”也要“黄油”的政策,国内工业生产受战争的影响较小,但随着外汇储备的枯竭,伊拉克越来越依赖于外界的非军事产品进口,尤其是消费品进口;4、农业方面,伊朗的农业是所有经济部门中表现相对最好的一个,粮食产品不断增加,但与伊拉克一样,仍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人口需求,而伊拉克的农业生产状况则不断地恶化,传统的椰枣等非能源出口不断减少,对外界的粮食需求不断增加;5、就机会成本而言,伊朗由于这场战争错失了纠正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问题的机会,而伊拉克则是中断了经济快速发展的宝贵时间,造成了财富的巨大浪费。
  
[硕士论文] 张晓阳
世界史 山西大学 2015(学位年度)
摘要:苏莱曼大帝在位的四十多年是奥斯曼帝国的鼎盛时期。这位苏丹既是一名征服者,又是一位“立法者”,他开创了奥斯曼帝国的黄金时代,使帝国达到顶峰。他不仅开疆拓土,而且善于理政,进行了内政建设。本文研究苏莱曼一世时期奥斯曼帝国的内政,主要考察苏莱曼一世统治时对内政策和机构与制度的细节,以及在维护帝国稳定和推动经济文化发展方面所做的努力,探寻奥斯曼帝国的政治制度和管理特征,并揭示内政成就的原因。
  本文按照总—分—总的结构,先概括介绍苏莱曼的生平和取得的功业成就,再从分别从法制建设、中央与地方的管理、经济政策、土地制度、兵役制度与军事建设、文化与社会建设及维护稳定的政策和措施等方面剖析,最后对其总结,从动态的政策、措施及静态的制度两个角度进行探讨。
  本文认为:苏莱曼一世时期奥斯曼帝国的内政体现了既重视法制建设又遵循伊斯兰教法原则、内政各方面互相联系的特征。凭借军事上的胜利与前任苏丹的政治遗产、以及苏莱曼的个人品质与麾下能人贤士这些优势,苏莱曼一世统治下的帝国出现鼎盛局面。但是辉煌之下却隐藏着危机,苏莱曼一世之后,这个专制帝国的问题就暴露出来,帝国也走向衰落。
[硕士论文] 范娇
世界史 西南大学 2015(学位年度)
摘要:伊拉克复兴党自1968年第二次执政后,对外方针上一直执行“两步走”战略。在中东,伊拉克一直争作地区强国,努力成为阿拉伯世界的领袖。在中东以外的地区,伊拉克奉行“中立、不结盟”的外交政策。而两伊战争的爆发改变了伊拉克现存的外交环境,持久而残酷的战争使伊拉克筋疲力尽。面对霍梅尼的疯狂恋战,伊拉克由激进的阿拉伯国家转变为温和的阿拉伯国家,并放弃“中立、不结盟”的策略,转而主动向阿拉伯国家、世界大国示好,并同他们发展友好关系。
  本文主要讨论两伊战争期间伊拉克为赢得战争所作出的外交努力。在此期间,伊拉克与很多国家建立起友好关系,并争取到军事、经济、人力、情报等多方面的支持。全文一共包括四个章节:第一章概述了两伊战争时期伊拉克对外关系的背景。20世纪80年代,全球范围内的冷战还没有结束,美苏在中东的争夺还异常的激烈。冷战的阴影与两伊战争相互交织,导致伊拉克的外交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第二章详细论述两伊战争时期伊拉克与苏联的关系。两伊战争时期伊苏关系从冷淡到友好到再次动摇,经历了一波三折的复杂变化。而战争中伊拉克对苏联武器的依赖,致使伊苏关系的变化直接影响了伊拉克前线的武器供应。第三章主要论述两伊战争时期伊拉克与美国的关系。伊美关系较伊苏关系而言,具有较强的稳定性,即使出现过危机也未影响到伊美关系稳定的发展趋势,为此伊美之间还建立了情报、军事、经济等多方面的联系与合作,这对战争中的伊拉克来说非常重要。第四章主要论述两伊战争时期伊拉克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两伊战争中,阿拉伯国家与伊拉克同生存、共命运,互为彼此的依靠与屏障。伊拉克必须首先处理好同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以保证后方的稳定与支援。而阿拉伯国家在两伊战争中分为明显的两派:以约旦为首的支持伊拉克的阿拉伯国家和以叙利亚为首的反对伊拉克的阿拉伯国家。面对两伊战争,阿拉伯世界分崩离析,但绝大部分阿拉伯国家选择支持伊拉克。最后通过对伊拉克这八年外交活动的分析,总结出伊拉克在两伊战争时期的外交特点并对伊拉克这一时期的外交活动的得与失做出相应评价。
  两伊战争时期伊拉克的一切外交活动及其外交变化皆是基于维持战争以及尽早赢得战争的需要。伊拉克通过发展同这些国家的关系赢得了战争所需要的支持。
  
[硕士论文] 黄乌日娜
世界史 内蒙古民族大学 2015(学位年度)
摘要:纵观欧美现代化的历史进程不难看出,民族国家的构建是现代化的起点,民族国家是现代化的载体。但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阿富汗的历史发展来看往往是现代化改革造就了民族国家。拉赫曼国王的改革直接启动了阿富汗经济现代化进程,也创设了阿富汗民族国家的雏形。阿马努拉改革之后,纳迪尔沙、哈希姆、马茂德、达乌德、查希尔等都相继进行了现代化改革,经济获得了一定的发展,阿富汗民族国家的发展在纳迪尔沙国王和查希尔国王前期也被聚合到了国家的层面。但是在查希尔“十年宪政”期间,因为阿富汗与外部世界交往的失衡以及阿富汗经济现代化所具有的一系列结构性矛盾,致使阿富汗民族国家的构建再次出现挫折。现今的阿富汗政治与经济重建虽然已经取得一些积极的进展,但国家安全局势仍在持续恶化,腐败、毒品泛滥等问题还严重地威胁着阿富汗的稳定与发展,民族国家构建和现代化的发展仍然困难重重、举步维艰。这既是阿富汗现代化的困境,也是阿富汗民族国家构建的困境。阿富汗民族国家与经济现代化是两种相互依存的变量。只有解决内在的结构性矛盾,阿富汗重建才可能有所突破。
[硕士论文] 朱晓琳
世界史 内蒙古民族大学 2015(学位年度)
摘要:伊朗是中东伊斯兰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大国之一,欧盟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为成功的区域一体化组织。双方的关系经历了从被殖民与殖民到关系密切的历史过程。然而,在1979年爆发伊斯兰革命后,新成立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推行的是“输出伊斯兰革命”的外交政策,这种带有强烈什叶派宗教色彩的外交政策与欧盟在中东地区的利益相违背,引起了欧盟成员国家的极大恐慌,双方关系一度陷入僵局。随着1989年国际形势和中东局势的巨大变化给伊朗和欧盟的关系解冻带来了契机,从这段时期开始一直到2005年艾哈迈迪·内贾德担任总统前,双方关系开始进入信心重建和关系扩展时期,高层互访不断,政治经济合作加强。但是,伊朗核问题的发生给双方的关系蒙上阴影,到了伊朗保守派代表人物艾哈迈迪·内贾德上台后核问题发展为核危机并愈演愈烈,使得双方关系急转直下、摩擦不断。欧盟通过了一系列经济制裁手段虽然严重打击了伊朗的经济,但同时也使自身利益受到损害。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任何地区和国家的发展都离不开能源,欧盟也是如此。面对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丰富的伊朗,单纯的经济制裁只会使双方“共输”。随着伊朗新一轮大选的结束,相对温和的哈桑·鲁哈尼在伊朗改革派的支持下当选总统,这也许会给降至冰点的伊朗和欧盟关系带来新的曙光。
[硕士论文] 李琴
世界史 浙江师范大学 2014(学位年度)
摘要:伽色尼王朝(Ghaznavid,962-1186),是突厥奴隶在中亚阿富汗中部建立的一个军事国家,首都加兹尼(又译为哥疾宁,因此伽色尼王朝在汉语典故中译为哥疾宁王朝),历时两百余年。王朝以马苏德三世为界,前期素丹制定相应的治国之策,率领军队南征北战,使国家走向繁荣。但是盛极必衰是封建王朝必经的阶段,伽色尼王朝亦不例外。王朝晚期素丹陷于夺嫡、与塞尔柱争夺和与古尔争夺的泥潭无法自拔。在内外交困的形势下,难以应对内外危机,国家走向衰亡。
  马苏德三世(492-508/1109-1115)以后的伽色尼王朝,面临严重的国内危机。政治上,王位继承体制混乱演变为王位继承危机,附属国叛乱,失去居民支持,造成了伽色尼的政治危机。经济上,与塞尔柱和古尔争夺势力,王朝先后失去了花刺子模和河中地区。素丹统治疆域缩小,造成政府税源地减少,税收困难,直接引起国家的经济危机。每年支付大量战争赔款,与中亚贸易中断,贡赋减少,加剧了经济危机。军事上,塞尔柱控制河中地区,切断了伽色尼与中亚大草原的直接往来,双方之间奴隶贸易受到影响。无法得到大量突厥奴隶,严重影响伽色尼军队补给,造成伽色尼军事危机。素丹从前的无敌之师象军和战略思想被破解,末代素丹裁减军备,加深了伽色尼的军事危机。面对国内危机,素丹未能采取有效措施,矛盾激化,王朝最终覆灭。
  马苏德三世以后的伽色尼王朝,同样也面临严峻的国际危机。与塞尔柱争夺失利,一方面促使双方外交关系从平等国家转为依附关系,加深了伽色尼的国内矛盾。塞尔柱干预加兹尼事务,降低了伽色尼的国际地位。另一方面迫使在夹缝中求生的古尔谋求独立,最后灭亡伽色尼。与古尔争夺失利,库思老沙赫被迫放弃阿富汗大本营,退往印度。一方面传统意义上的伽色尼王朝灭亡,王朝退往印度,偏安一隅,再也无力返回加兹尼。另一方面,伽色尼直接被古尔灭亡,古尔取代伽色尼统治阿富汗。从此阿富汗的突厥人不再是一个民族,他们逐渐融入到其他民族中。印度对伽色尼政策的反复,对伽色尼王朝的衰亡也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面临国内外危机,封建国家任何君主都会采取有效的措施来解决矛盾,巩固权力,维系王朝的统治。但是伽色尼王朝晚期的素丹陷于无休止的战争中,只能机械地模仿早期素丹的治国策,但是晚期伽色尼所处的内外形势已经发生变化。国家面临的形势发生了变化,在不同的环境下采取相同的治国之策,无疑是错误的,难以取得理想的结果。晚期素丹无法因时制宜地采取相应的措施治理国家,必然不能解决国家面临的危机,从而促使国家衰亡亡。伽色尼晚期的几位素丹无力正确地应对国家面临的内外矛盾。王朝于1186年在内外交困中,被古尔取而代之。
[硕士论文] 吴钰
世界史 山西师范大学 2014(学位年度)
摘要:拉敏·贾汉贝格鲁是当代著名的伊朗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他的思想结合西方哲学的自由精神、民主精神和甘地的跨文化对话非暴力精神,并站在这种精神立场上对伊朗伊斯兰政体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持批判态度,这对当代伊朗社会自由主义复兴发挥重要作用。他努力倡导穆斯林社会采取对话模式,避免暴力主义、极端主义。他希冀实现自由主义、非暴力主义、跨文化对话,探索既尊重个人权利又保护国际社会文化多样性的全球道德,建立和谐政治、多元文化、民主平等、人类共存的全球道德资本。本文通过论述贾汉贝格鲁主要思想,揭示伊朗伊斯兰政权合法性危机以及当今伊朗自由主义复兴促使公民社会民主化运动兴起。
[硕士论文] 贾宏敏
世界史 山西师范大学 2014(学位年度)
摘要:20世纪80年代以来,伊拉克经历了两伊战争、海湾战争以及2003年爆发的伊拉克战争,此三场战争都是现代化战争的典型代表。三场战争在将伊拉克城市变得满目疮痍的同时,也对女性群体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战争在带给女性巨大身心伤害的同时,战时社会规范的崩溃也使女性的社会性别发生了巨大变迁;受战时经历的影响,女性开始在战后社会重建中发挥不容忽视的作用。以发生在伊拉克的三场现代战争为例解读战争影响下的伊拉克妇女发展问题,不仅有助于正确理解当代伊拉克妇女问题,对于全面了解中东妇女发展问题也是不可或缺的部分。本文首先回顾20世纪初至70年代末伊拉克妇女的发展历史,之后从三场现代战争对妇女发展变迁之影响;伊拉克妇女在战后重建中的作用;未来伊拉克妇女发展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入手,全景勾勒了战争作为一种促成“社会变迁”的最激烈手段,对伊拉克妇女发展所产生的深刻影响。含绪论和结语,论文共分六个部分。
  绪论部分,主要交代了论文的研究意义以及国内外学者关于本选题的研究状况。正文分为四部分。
  第一部分主要探讨了三场现代战争爆发前,伊拉克妇女的发展状况。自20世纪初期开始,伴随英德等西方势力在伊拉克的日益深入,包括妇女观在内的西方现代思想意识开始作为现代化的重要层面影响着伊拉克社会,并成为推动妇女运动萌兴的主要动力。此后,妇女组织开始出现并动员了大量保守传统思想禁锢下的伊斯兰妇女,她们为争取自身权利和自己的家园而展开斗争。复兴党上台后对女性地位的提升一定程度上使中下层妇女的境况得到改善。但伊拉克社会对妇女的偏见以及社会定位依然根深蒂固的。妇女自我意识尚未完全觉醒,妇女运动的发展进程依然缓慢。
  第二部分,对三场现代战争对伊拉克妇女发展产生的影响进行了分析。指出,三场现代战争为伊拉克妇女社会地位的改善客观上创造了机遇,战争所带来的劳动力需求,拓宽了妇女的职业取向,提升了妇女的社会声誉,改变着整个社会对女性形象的传统定位。与此同时,女性的自身认知也发生着巨变,并以自由女权主义和伊斯兰女权主义为表现形式,为获取自身合理的权利积极抗争。特别是现代战争对基本生存环境所带来的破坏,使得妇女的生命健康遭受着更为直接威胁,这促使女性群体为了自身安全而奔走呼喊。这一切都将促使妇女在伊拉克战后重建中发挥更为直接和关键的作用。
  第三部分,主要对妇女群体在伊拉克战后重建中的作用与地位进行了评述。论文指出,尽管伊拉克妇女在制宪、立法问题上为自身所争取到的权利是有限的,但战后的伊拉克妇女已经作为一个觉醒的社会群体积极介入政治领域。在经济重建过程中,处于不利境遇的妇女群体通过非正规经济满足着自身,甚至是整个家庭的生存所需。同样在和平文化构建领域,伊拉克妇女在预防、制止冲突,维护社会稳定方面一直进行着不懈的努力;在促进性别平等,构建和平的两性文化中发挥着作用。
  第四部分,分析了未来伊拉克妇女发展的前景。论文认为,现代战争作为一把双刃剑在为伊拉克妇女发展带来机遇的同时也使未来妇女发展充满挑战。一方面,战后用于推动女性发展的大量援助计划和外国投资将有利地推动未来妇女发展,另一面,民主改造过程中,伊拉克社会性别平等意识的提高也为未来妇女运动的开展创造了有利条件。然而,当前复杂的国内外局势下,宗教保守势力抬头,政府独裁趋势明显,地区暴力冲突升级都将成为制约妇女发展的阻力。
  结语部分,指出伊拉克妇女的觉醒与发展是在西方文明冲击下,社会内部回应的结果。与埃及、伊朗以及土耳其等通过社会改革推动女性发展的形式相比,现代战争在伊拉克妇女发展历程中发挥了不容忽视的作用。
[硕士论文] 刘瑞林
世界史 山西师范大学 2014(学位年度)
摘要:认同是认同持有者对自身与他者关系的理解。认同的塑造过程受到权力精英、社会力量以及国际因素三个方面的共同影响,它是国家利益的重要来源,通过塑造国家利益观、限制国家或决策者的外交选择范围两种方式制约着国家外交政策的形成。本文以阿拉伯认同对伊拉克外交政策的塑造为主线,将伊拉克外交分为前萨达姆时期、萨达姆时期和后萨达姆时期三个阶段,并对各阶段认同指导下的外交政策进行分析。
  前萨达姆时期,阿拉伯认同在与伊拉克国家认同的博弈中,伊拉克外交中更多地体现出阿拉伯民族主义倾向。这一阶段中,具有强烈分裂倾向的库尔德认同对伊拉克外交的影响也比较明显,伊拉克与伊朗、土耳其、叙利亚曾合作镇压库尔德运动,但是伊朗等国也支持伊拉克国内库尔德人分裂运动挟制伊拉克政府。萨达姆时期,复兴党强烈的阿拉伯认同在外交政策中得到充分体现,伊拉克积极追求阿拉伯世界的领导权,但因为两伊战争的爆发,伊拉克对阿拉伯国家的政策转向温和,但一直坚持反对美国和以色列的立场。在两伊战争和海湾战争中,伊拉克为了动员国内民众,赢得中东国家的支持和同情,萨达姆诉诸于伊斯兰认同。后萨达姆时期,伴随阿拉伯认同衰落,伊拉克外交政策中的阿拉伯外交倾向减弱。这一时期伊拉克什叶派的地位上升,外交政策更多地体现出亲伊朗倾向。
  本文通过对伊拉克外交政策中认同因素的研究,发现伊拉克外交政策受到了认同的深刻影响。另外,伊拉克国家认同软弱以及诸多认同相互竞争是伊拉克外交政策方向多变的重要原因。重新构建强大的国家认同,在国家认同指导下独立自主地进行外交交往,是伊拉克消除内乱、提高国际信用度的可取出路。
[硕士论文] 姚晓珊
世界史 山西师范大学 2014(学位年度)
摘要: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攻占君士坦丁堡标志着拜占庭帝国的结束,同时也意味着奥斯曼帝国成为东地中海世界一股不可忽视的势力。而在地中海东部占有一席之地的另一商贸强国威尼斯共和国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来自奥斯曼帝国的威胁,尤其表现在商贸上。威尼斯共和国与奥斯曼帝国于是展开了长达三个多世纪的交往,其中既有争斗又有合作,而这一切的出发点和归宿都是为了争夺商贸权。
  14世纪后的威尼斯共和国在东地中海世界是个商贸强国,而东方奥斯曼帝国的崛起扩张也是靠着不断对商贸权的争夺而强大起来的。研究威尼斯共和国与奥斯曼帝国的商贸关系有助于我们了解威尼斯共和国的衰落以及奥斯曼土耳其霸权地位的迅速建立,对梳理两国历史发展脉络有重要意义;同时也反映了这一特定时期国际关系复杂多变的内在规律,对理解和处理当代国际关系及大国关系提供了一些借鉴。
  本文对两国商贸关系从背景、内容、特点及影响上进行了全面、系统地梳理。在简要介绍奥斯曼帝国崛起扩张对威尼斯商贸环境影响的基础上,进一步分析了威尼斯针对商贸环境改变的反应及做出的对策,接着论述了战争对两国商贸权的影响。本文的重点在于对威尼斯与奥斯曼帝国商贸关系在内容及特点上的论述,其中尤为突出的是巴洛作为派往奥斯曼帝国的威尼斯首席外交官的地位与作用,他对两国间商贸关系的形成和发展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此外,文章还总述了威尼斯共和国与奥斯曼帝国在商贸关系上的相互影响及对地区国际关系的影响,进而得出两国商贸关系具有复杂、灵活多变及必然的特点。
[硕士论文] 喻方洲
世界史 山西师范大学 2013(学位年度)
摘要:今天的伊朗是世界上唯一的伊斯兰神权共和国,伊朗国内到处可见伊斯兰教的影响,但是在20世纪20年代民族主义运动高涨的时期,在这片伊斯兰的土壤下却建立了中东地区第一个苏维埃共和国—波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波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是吉兰民族主义运动的产物,而吉兰民族主义运动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吉兰民族主义运动是指,1905年由在伊朗宪政革命影响下吉兰爆发的开始反帝反封建的民族主义革命运动,至波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灭亡这一段时间。而狭义上的吉兰运动指的是自1920年6月5日伊朗北部在苏俄布尔什维克帮助下建立的波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至其灭亡这一段时间,而本文所阐述的的吉兰民族主义运动是广义上的吉兰运动即1905-1921这一时期的吉兰民族主义运动的产生与发展并着重阐述伊朗宪政革命、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及苏俄政府在波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建立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并力图还原真实。
   本文通过五部分经行论述,第一部分主要介绍选题的意义以及国内外对于波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研究的现状和本文的创新点。第二部分重点对吉兰的地理概括以及历史经行论述。第三部分通过大量的资料重点阐述20世纪初伊朗的内忧外患与伊朗宪政革命,对于吉兰民族主义运动肇始所起到的作用,并论述库切克汗对于吉兰民族主义运动中发挥的领导作用。第四部分重点论述第一次世界大战对于“森林人游击队”建立所起到的关键作用,并叙述“森林人游击队”的政治制度以及与周边政治势力的关系。第五部分重点论述苏俄政府出于“世界革命”理论指导以及保卫苏维埃政权的现实需要与“森林人游击队”合作的历史必然性,并叙述波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建立过程。
   全文以吉兰民族主义运动的发展史为主线,结合宪政革命、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十月革命前后吉兰民族主义运动的政治与社会特征,运用历史学的相关知识,分析波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建立的历史必然性。
[硕士论文] 罗适
世界史 山西师范大学 2013(学位年度)
摘要:本文主要从军事角度分析了公元前499年到公元前330年雅典与波斯外交关系的演变过程。这一演变过程分为三个阶段:希波战争、冷战阶段和城邦混战时期。希波战争是波斯追求霸权引起的,雅典与其他希腊城邦结成同盟予以抵抗,在打败波斯之后,雅典也走上对外扩张道路,建立海上帝国。卡里阿斯和约签订后,雅典与波斯步入“冷战”阶段,他们没有大规模的直接军事对抗,而是通过互相煽动对方属地或盟邦进行叛乱来打击对方。到伯罗奔尼撒后期,波斯公然与斯巴达结盟打击雅典,冷战结束。第三阶段,波斯介入希腊城邦的混战,实行遏制政策,先后阻止了雅典、斯巴达及底比斯夺取希腊霸权。雅典与波斯之间的对抗战争抑或友好结盟关系都是立足于本国利益,是世界史上早期国际关系的典型代表。
   通过对古典时期雅典与波斯军事关系的研究,我们可以发现:雅典与波斯的军事关系以小亚细亚地区希腊城邦统治权的争夺为纽带,同时,双方的军事对抗也加速了彼此的的衰落过程。两国关系的发展过程也展现了国际关系中典型的霸权与制衡现象。在国际社会发展的过程中,各个国际政治体都应该正当追求本国利益,反对霸权,共促和平。
  (已选择0条) 清除
公   告

北京万方数据股份有限公司在天猫、京东开具唯一官方授权的直营店铺:

1、天猫--万方数据教育专营店

2、京东--万方数据官方旗舰店

敬请广大用户关注、支持!查看详情

手机版

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学术圈
实名学术社交
订阅
收藏
快速查看收藏过的文献
客服
服务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