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定机构
扫描成功 请在APP上操作
打开万方数据APP,点击右上角"扫一扫",扫描二维码即可将您登录的个人账号与机构账号绑定,绑定后您可在APP上享有机构权限,如需更换机构账号,可到个人中心解绑。
欢迎的朋友
万方知识发现服务平台
获取范围
  • 1 / 100
  (已选择0条) 清除 结果分析
找到 10893 条结果
[硕士论文] 曹丽丹
亚非语言文学 黑龙江大学 2018(学位年度)
摘要: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流工具,广告语言也不例外,特别是公益广告语言,它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积极引导社会大众的价值观取向,具有良好的公益效果。
  本研究以韩国公益广告协会和中国公益广告网刊登的公益广告语为研究对象,从语言学角度出发,分析两国公益广告语的特点。在句法上,将两国公益广告语分为整句形式和非整句形式进行探讨;在词汇上,按照公益广告语出现的词汇特点,分为反义词、同义词、多义词等并进行分析;在修辞手法上,两国公益广告语中使用的修辞手法极多,本文在分析修辞手法过程中将其概括为强调、比喻、变化三大类;在语用上,以语言哲学家Austin(1962)和Searle(1969)的言语行为理论为支撑,分析两国公益广告语中出现的劝告和提议言语行为。最后概括和总结公益广告语的语言学特点,并指出本研究中存在的不足。
  综上,本文通过对韩国和中国公益广告语的语言学、修辞学、语用学特点进行分析,揭示两国公益广告语存在的异同及其产生的原因,从而得出客观的结论。
[硕士论文] 郭莹
汉语言语文字学 黑龙江大学 2018(学位年度)
摘要:通过对《风俗通义》中的重要句法现象进行穷尽性描写,并对一些句法特点作出相应解释,以期对东汉时期的句法研究尽绵薄之力。
  本文共分六个部分:绪论部分介绍关于《风俗通义》的研究现状、研究的目的、意义和方法以及该书的概况;第一章对《风俗通义》中的判断句进行了描写和分析,指出此时系词“是”已经产生,新旧两种判断式“……是……”和“……,……也”共存,但“……,……也”式仍是这一时期主要的表达方式;第二章对《风俗通义》中有标志被动式和无标志被动式进行了描写和分析,其中有标志被动式主要有“为”字句、“见”字句、“于”字句和“被”字句;第三章对《风俗通义》中的双宾语句进行描写和分析,描写书中给予类、取得类、称谓类、告示类和为动类五种双宾语句,并指出为动类随着“为”字的语法化而逐渐消失的趋势;第四章对《风俗通义》中的倒装句,主要是对宾语前置句、表工具义和表处所义的介词结构状语后置句进行了描写与分析,指出东汉时期是汉语VO/OV语序共存的、且二者竞争优势语序地位的时期;第五章对《风俗通义》中的句法进行了共时和历时的对比;结语部分是对本文研究的一个总结。
[硕士论文] 张婕聪
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黑龙江大学 2018(学位年度)
摘要:近年来,随着多媒体网络技术的迅速发展,新词语也以势不可挡之势进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引起学界及其大众的普遍关注。本文以《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16)》公布的2015年的469个媒体新词语为研究对象,采用文献考察、比较分析、数据统计与图表分析等方法,也结合语言学相关理论,对2015年媒体新词语进行了全面的描写和分析,从中发现了2015年度媒体新词语呈现出了与以往不同的新的语言特点。首先,在造词法上实现了突破与发展,其中主要有数学符号的引入和新摹声造词两种;其次,探究了热词形成的主客观因素,其中客观因素是其主导因素;最后,通过对比分析出词汇背后呈现的最新文化表征,显示出物质、制度、心理文化都在快速发展演进,且变化速度较快。这为人们了解媒体新词语的最新特质及发展现状,了解当前文化的发展动向与趋势提供了重要参数;对汉语词汇学及其他学科来讲,也具有一定的理论和应用价值。
[博士论文] 李丹宁
汉语言文字学 黑龙江大学 2018(学位年度)
摘要:文章通过考察统计、对比分析等方法,研究“了”在不同语料中的分布与用法。考察选取书面语语料:《人民日报》,口语语料:《编辑部的故事》、1982年北京口语调查和综合类语料:现当代小说、戏剧、《新结婚时代》和百家讲坛。较为全面,有代表性。分析研究“了”的分布特点:主要是“了”与动词性成分连用的句子最多,其中动宾之间结构在各类语料中都是最多的。书面语料中的句中“了”分布多于句尾“了”,口语语料中的句尾“了”分布多于句中“了”。
  对动词性成分后和非动词性成分后的“了”进行语义语用分析及用法辨析。按“了”表示的“完成体”把语义分为动作行为结束、开始持续、状态变化实现三项。并据此语法意义分析发现,大多数句子及句子类型都具有动作行为结束义,较少数句子具有开始持续义。对难以判断的语义根据实际确定了依据条件,其中有变化实现语义的三个条件。对句尾语气词的认定确定了判别条件等。
  考察分析“了”在非动词性成分后的结构在各类语料中的占比情况,其中形容词后最多,名词、代词、数量词较少。主要语法意义表示变化实现,开始持续。还有表示和缓口气的语气词。对特殊结构中的“了”进行了分析,发现并解释了与现有教材及研究的差异。
  对“了”的语用功能作了分析描写,认为“了”有和缓口气、强调突出、提醒注意和成句作用,在意义上可以代替省略的句法成分。
  按照四大句类考察所有语料中的例句,发现祈使句中“了”的语气词用法多些,其它句类疑问句、感叹句、陈述句中的语气词用法较少。
  与俄语完成体进行了对比,对《围城》中880个带“了”的例句进行整理,分出十一类结构。分析对译情况发现,俄汉两种完成体的意义有同有异,可以借鉴共通的理论进行研究。可以利用共性特点进行教学。因为一切理论研究最终要为实践服务。
[硕士论文] 董红玉
汉语言文字学 黑龙江大学 2018(学位年度)
摘要:本文结合了相关语言学理论,运用了相关研究方法,对现代汉语“VP还是NP”结构进行了考察分析。本文从内部分析了现代汉语“VP还是NP”结构中有所区别的“VP还是NP”构式、“VP还是NP”非构式结构,从外部对比了与“VP还是NP”结构相似的现代汉语结构。对“VP还是NP”构式进行研究的第一部分主要分析了“VP还是NP”构式的判定及构式义、“VP还是NP”构式的构件、“VP还是NP”构式产生的动因和机制。对“VP还是NP”非构式结构进行研究的第二部分主要从句法、语义、语用平面分析了“VP还是NP”非构式结构的相关情况。对“VP还是NP”结构与相似的现代汉语结构进行对比研究的第三部分分别对比了其与“一VP还是NP”结构、“VP是NP”结构、“VP就是NP”结构存在的异同。本文主要认为“VP还是NP”构式整体具有对比、突出从而强调、选择的特点,“VP还是NP”非构式结构不具有整体特点,“VP还是NP”结构与相似结构之间有同有异。
[硕士论文] 王玉君
英语语言文学 山东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本研究旨在为现代汉语否定标记“没/没有”的句法分布及其与现代汉语体系统的关系提供统一解释。对“没”的句法分析中,否定短语未被采用,原因有二:一方面,基于该短语的分析认为“没”是单纯的否定标记,完全忽略了“没”的体内涵;另一方面,此类分析对所产生的错误句法结构没有限定作用。因此,在最简方案的理论框架下,本文提出,现代汉语的体系统在句法表现中呈现为多个层级,其中,“没/没有”作为体标记“有”的句法否定对等,位于完成体短语的中心语位置;同时,“没/没有”作为体标记“了”的语义否定对等,在同一句子中无法与其共现。
  本研究中,否定标记“没”和进行体标记“在”分别生成于完成体短语和进行体短语的中心语位置;相比之下,词缀类型的体标记,如“着”和“过”,则是基础生成于轻动词之上,在逻辑式层面分别上移至持续体短语和体验体短语的中心语位置,完成体特征的核查。体短语的内部句法层级为:完成体短语>进行体短语>持续体短语/体验体短语>轻动词短语;此句法框架不仅涵盖了两个或多个体标记同时使用的情况,而且保证了“没”的否定辖域为其成分统治的区域。更为重要的是,本文中词缀类型的体标记被重新分析为基础生成于轻动词之上的成分,这一改进使得本文提出的句法框架免于承担违反空语类原则或者经济原则的风险。
  否定标记“没”对情状的否定是通过否定其终点实现的。对于有界情状,其终结点是显性的,所以“没”的否定作用也是直接显现于该有界情状本身。但是,对于无界情状来说,“没”的否定作用域不变,变的是“没”的否定对象;一般而言,无界情状的某先决条件为有界情状,因此,“没”对无界情状的否定即是通过否定其前提而实现的。遵照否定标记“没”的作用机理,本研究对“没”与现代汉语中常见情状体的互动进行了逐一探讨。此外,在当前句法框架下,本文还对现代汉语中与否定相关的几种语言现象进行了分析,比如“不”与“着”的共现,“没”与情态词“能”的共现。
[硕士论文] 高燕
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扬州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作为表达概念的重要构词形式,英汉复合词表现出强大的能产性。根据苑春法和黄昌宁(1998)的统计,汉语复合名词占所有复合词的51.1%。名名复合词虽然形式简单,但是却隐藏着复杂的含义和多样的语义关系。国内外学者从一系列角度对此进行了研究。研究主要集中于分析名名复合词是怎样构词,以及复合词构成成分之间的语义关系等。这些均未能详细阐述英汉名名复合词语义的动态构建过程。
  经过多方面的文献查阅,作者发现弗科尼亚的概念整合理论在英汉名名复合词的语义分析方面是相对有力的。概念整合理论强调意义的动态构建过程,它为人们研究语言背后隐藏的认知活动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理论框架。概念整合网络大致分为五种类型:简单网络,镜像网络,单域网络,双域网络和多域复合网络。这五种类型的网络大致能够呈现英汉名名复合词的意义构建过程。基于相关的语言学研究和本文的研究目标,作者将英汉名名复合词分为六类:关系型,联合型,并列型,特征映射型,混合型,合成型。根据六类名名复合词的不同特征,以及整合网络的不同特征,将其分别放在不同概念整合网络中进行分析。
  通过从概念整合理论的角度分析英汉名名复合词,作者有以下发现:
  首先,本论文的研究结果证实了概念整合理论在对于英汉名名复合词的动态意义构建方面有强大的解释力。在英语和汉语中,名名复合词的意义构建有着相同的认知机制。
  第二,考虑到英汉名名复合词的不同类型的特征,以及不同类型的概念整合网络的特征,作者得出了下列的对应关系。关系型英汉名名复合词的意义可以在简单网络中构建。联合型和并列型英汉名名复合词的意义可以在镜像网络中构建。特征映射型英汉名名复合词可以在单域网络中进行意义构建。混合型英汉名名复合词可以在双域网络中进行分析。合成型英汉名名复合词可以在多域复合网络中进行意义构建。
  第三,作者也发现了英汉名名复合词的差异之处。在分析并列型英汉名名复合词时,作者发现像“人物”,“质量”这样的名名复合词只存在于汉语中。尽管在这种复合词中有两个并列的语素,当它们被整合成复合词时,其中一个语素的意义会完全消失。这实际上是因为中国人在说话时喜欢重复话语,同时双音话现象是汉语词汇学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
  第四,本文发现在英汉名名复合词的意义构建中,语言使用者的背景知识和百科知识是至关重要的。大多数英汉名名复合词都有语义曲折性,这意味着一个复合词表达的意思不能由它的构词成分的字面意思得到。一些名名复合词也有隐喻特性,这意味着构成复合词的语素在意义构建过程中有隐喻色彩,即一个组成成分带有隐喻色彩地修饰另外一个成分。本文发现有语义曲折性的名名复合词不一定有隐喻特性,而有隐喻特性的名名复合词一定会有语义曲折性。
  本文从认知学的角度对英汉名名复合词进行对比分析,研究结果证实和丰富了概念整合理论研究,特别是丰富了复合词的研究。同时,本文的研究结果也会对二语学习,特别是词汇学习方面有一定的帮助。
[硕士论文] 李媛媛
英语语言文学 扬州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词汇是构成语言的三大基本要素(语音、词汇、语法)之一,是语音和语法的重要载体,没有词汇就没有所谓的句子以及语篇,所以词汇学习是外语学习的基础。Singleton(1999)指出“学习和使用语言,无论是一语还是二语,其主要困难并不在于繁多的句法规则,而在于词汇本身”。由此可见词汇习得在语言习得中的重要性。
  本文对“注意”相关的定义概念,Schmidt的注意假说理论以及词的形态理据进行介绍,总结整理有关课题的国内外研究。通过调查问卷,深入了解学生的词汇学习方式以及对词的形态理据的了解度,并且开展基于注意假说理论的实验,探讨以下研究问题:
  1.学生在学习英语单词时采取什么样的记忆方法?在习得词汇的过程中有没有关注词的形态?
  2.学生是否注意到词的形态理据对于他们记忆词汇的效果有何影响?
  3.学生是否注意到词的形态理据对于他们推导词义的结果有何影响?
  本研究的研究对象为天长中学高一学生,笔者从两个平行班中选取30名男生和30名女生,分成2组,每组各15名男生,15名女生。一组为控制组,一组为实验组。笔者设计出两种单词表,一种是只提供含有形音义(汉语)的生词表,另一种是除了提供与第一种生词表相同的语料外,还提供每个词的前后缀和词干、复合词的构词成分等词义信息。第一次测试,控制组采用第一种生词表,受试者被要求用死记硬背的方法记忆单词,不作任何其他提示;实验组采用第二种生词表,受试者被要求在理解单词形态的基础上进行记忆。两组受试者被告知30分钟后进行回忆测试,测试的词汇排列顺序与原来的生词表不同。一周后两组进行第二次测试,测试内容和形式和第一次相同,受试者未被事先告知要进行测试,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凭借上周记忆的印象,完成测试任务。此外,笔者从词典中挑选出30个具有和生词表单词相同形态理据的词汇,受试者被要求标明词性,并猜测词义。测试结束后,收集整理数据并经过SPSS软件进行计算分析,由此研究词的形态理据对词汇记忆效果以及推导词义结果的影响。
  本研究得出的主要结论如下:
  1.学生在学习英语单词时一般采取死记硬背的记忆方法,并且在习得词汇的过程中很少关注词的形态。通过调查问卷发现,只有20%的学生关注到词的形态,35%的学生认为词的形式和意义之间有关系。
  2.关注词的形态理据可以改善学生词汇记忆的效果,提高短时记忆和长时记忆。在第一次和第二次的测试中,实验组的平均分都比控制组高(19.77>17.10,14.27>10.87),在独立样本T检验中,两次Sig.(2-tailed)的值为0.029,0.001,均小于0.05,说明实验组和控制组的两次测试的成绩存在明显差异,学生借助形态理据记忆单词在短时记忆和长时记忆方面有更好的效果。
  3.借助词的形态理据有助于学生对于其他词汇意义的推导。在第三次测试中,实验组的平均分比控制组高(14.27>10.87),标准差也比控制组低(3.383<3.491),在独立样本T检验中,Sig.(2-tailed)的值为0.000,小于0.05,说明实验组和控制组的成绩存在明显的差异,实验组的学生在猜测词义方面的表现优于控制组。
  本研究给我们的启示是:第一,学生在学习英语单词的过程中,借助词的形态记忆单词能够有效提高词汇习得的效率,改善词汇记忆的效果。第二,借助词的形态有助于学生对于其他词汇意义的推导,从而扩大了词汇量,也有助于学生提高自身的英语词汇技能。第三,为英语词汇学习提供一些借鉴和方法,更好地指导中学英语词汇教学实践,改变传统的词汇教学观念,科学地选择词汇教学方法,从而提高广大中学教师英语词汇的教学效果。
[硕士论文] 吴亦凡
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湘潭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把”字句是现代汉语里一种常见的句式,对于此句式的研究在学界也有许多争议和不同观点。功能上,”把”被认为是动词、介词、赋格词、中心语类词和功能语类词等;语义上,”把”被分析为致使、处置、结果和影响等。”把”字结构的整体研究已经相当成熟,但对”把”字宾语的研究却相对较少,对相关现象的研究并不深入。本文在借鉴前人的研究基础上,重点探讨了”把”字句宾语的句法特征及其在不同句式中的派生情形,从生成语法的角度对”把”字宾语的句法研究提出新的思路。
  “把”字句的宾语指的是在跟”把”字后面的名词性成分,它既可以是主动词的受事论元,也可以是其主题论元,具有次话题特征。”把”字宾语语义上具有有定特征,是一个受影响论元,也是有界定性的结果事件的核心论元,一般具有受事、主题、工具、方位、目标等题元角色。”把”字宾语的题元角色既可能是从其后动词短语的缺省成分继承而来,也可能是由整个动词短语指派而来。依此,本文重点探讨了宾语式、方位/工具式以及使动式三种句式中把字句宾语的派生。在宾语式和方位工具式”把”字句运算过程中,”把”从词汇矩阵中被选择并与vP合并,”把”的次话题特征要求有一个受事论元或主题论元移动到标识语的位置,形成BaP。BaP进而再与T合并,Ba中心词移位到T之下,T的EPP特征或通过施事论元移位,或通过插入一个致事论元来核查。只有客体论元和受事论元可以占据”把”的 Spec位置,从而获得次话题特征,具有施事论元角色的名词性词组则被排除在外。在句中存在动词补足语的情况下,主动词往往先和补足语合并之后再与其宾语合并,补足语通过最大匹配效应获内在格。在使动式”把”字句中,存在一个CAUS轻动词,”把”字句的宾语成分同样也是 CAUS轻动词的逻辑宾语并且由其赋格。
[硕士论文] 王琪
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湘潭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近几十年来,双宾结构的理论研究一直备受国内外学者的亲睐。尽管如此,该结构的习得研究相对较少,且前人的研究多是系统性的描述,旨在探讨双宾结构的习得过程。在此基础上,本文探究了汉语儿童对双宾结构某一特定句型的习得,即典型的给予类双宾结构:“NP1+给+NP2+NP3”。
  本文研究了儿童对该句型的产出和理解,具体包括两个实验:实验一为诱导产出,即在特定的语境中诱导实验对象产出目标句型;实验二为视频验证,即让实验对象根据视频内容对测试句的真假值进行判断。实验一旨在探究儿童能否产出目标句型以及目标句型是否是表达“给予义”的主导语序。笔者录制了三个视频,并通过诱导的方式期望儿童产出“哥哥给了姐姐一个苹果”,“哥哥给了姐姐一根香蕉”,“哥哥给了姐姐一个梨子”。实验二是测试儿童能否理解目标句型。笔者设置了三个测试句型,第一个为目标句型“NP1+给+NP2+NP3”,第二个为错误句型“NP2+给+NP1+NP3”,第三个为错误句型“NP1+给+NP3+NP2”。在两个实验中,笔者总共选取了湘潭市两所幼儿园的儿童作为实验对象,并将他们分为四个年龄段(2.5-3,3-4,4-5,5-6),参加实验的儿童总人数为128人。同时,笔者也选取了成年人作为控制组参与实验调查。
  实验一的结果显示,在2.5-3岁的儿童中,只有1个儿童产出了目标句型,其他则产出了一些词汇。3-6岁的儿童能产出目标句型,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产出的数量不断增加。此外,在成人和儿童产出的所有结构中,目标句型的数量都是最多的。实验二的结果显示,2.5-3岁的儿童能理解测试句1,即目标句型,但不能对测试句2和测试句3做出正确的判断。3-6岁的儿童都能理解测试句1,大部分能发现测试句2的错误,少部分能发现测试句3的错误。根据上述结果,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在产出方面,2.5-3岁的儿童几乎不能产出目标句型,3-6岁的儿童能产出目标句型,且目标句型是表达“给予义”的主导语序。在理解方面,2.5-6岁的儿童能理解目标句型语序,但对目标句型三个论元的位置不太敏感。
[硕士论文] 张小敏
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宁波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信息技术与多媒体的快速发展使得人们在网络上的联系更加紧密和深入,随之出现的社区型女性时尚分享网站的多模态研究变得尤为重要。本文采用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研究方法在Halliday的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指导下,结合Kress和van Leeuwen的视觉语法和颜色语法,Martinec和Salway的图文关系理论,从社会符号学角度等方面,对社区型女性时尚分享网站——“美丽说”进行多模态分析,旨在探究社区型女性时尚分享网站中视觉模态的意义构建,以及颜色、文字与图像等各模态间的关系和相互协同作用是如何在此类网站的结构与设计中尽最大可能地发挥作用。
  本研究的主要结果如下:首先,在纯文本层面上,陈述句(63.3%)的使用远远高于疑问句(13.3%)和祈使句(23.4%)。在超文本层面上,美丽说网站首页采用多种不同字体,使网站具有可读性,并符合追求时尚与新鲜感的年轻女性的心理特征。
  第二,网站中图像类型大致分为四种:照片、标语、图标和商标。美丽说网站中图像的主要排列方式有:多张图像排列方式和PPT演示方式。图像类型与排列方式的多样性使得网站中内容生动,错落有致,同时可以缓解浏览者长时间注视单一元素造成的视觉疲劳。互动意义的实现中,要求类图像(84%)远多于提供类图像(16%)。由于女性从众心理,与对于品质的追求的特点,“美丽说”网站中要求类图像的较大比例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在态度层面上,水平视角上,正面视角(70%)的使用明显多于倾斜视角(30%);垂直视角上,平视视角(80%)使用最多。构图意义的实现中,从信息值,显著和取景的层面分别进行了分析。在信息层面上,搜索栏表示浏览者理想意愿的信息置于网页顶端,网站联系方式与合作品牌等真实信息置于底部;产品分类信息置于网页左端,购物车、收藏夹或客户端下载等引人好奇的新信息置于网页右端;有关产品的照片等信息则置于网页中央,同时也对周边信息起到过渡作用。在显著层面上,网页利用前景或背景的布置、字体大小与色调对比、风格差异和清晰度变化等角度吸引浏览者,并使他们快速抓到关键信息。在取景层面上,空格、箭头、分隔线与颜色明亮差异等的使用将网页中的信息分成若干个小单元,使浏览者以清晰视野快速对产品分类,以便判别或定位所需产品。
  第三,从概念功能,人际功能和语篇功能对美丽说网站的颜色构成进行了分析。在概念功能中,“美丽说”网站利用大量颜色与时尚对应。粉色系最常见。它象征年轻女性的温柔、浪漫、优雅和体面。在人际功能中,网站背景中粉色系的使用与年轻女性的个性匹配,促使她们更多时间浏览“美丽说”网站。夏天网站中会多使用冷色调点缀,用来使浏览者冷静和放松。在语篇功能中,不同部分使用不同颜色来做区分,或适当的搭配使用形成连贯或整体。
  最后,图文位置关系分为平等和不平等。其中平等关系占大多数,分为独立型(21.5%)和互补型(53.5%)。互补型的平等关系的大量使用使浏览者更全面了解商品特质。
[硕士论文] 王雯怡
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宁波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本研究在认知构式语法下,借助对比、定量和定性分析手段,以“NA空间”为研究对象,分六章讨论三个问题:英汉“NA空间”结构类型及其异同;英汉“NA空间”历史演变及其异同;两者异同的认知缘由。旨在揭示其结构的演变规律,英汉语之间的共性和个性以及背后的深层认知理据。
  研究发现如下:英汉“NA空间”结构类型上,共性表现为,英汉“NA空间”共享三个类型:短语式结构:“数+量+形”、“数+名+形”以及复合词结构:“名+形”。这三种结构都可以表示精确量或者估量。个性表现为:汉语“NA空间”结构表达手法多样,独有13个次类结构。可以添入之、比拟助词、概述助词及程度指示代词,而英语“NA空间”结构比较单一。英语“NA空间”对形容词的制约性比汉语要强。在历史演变中,共性表现为:英汉“NA空间”结构类型都均先有短语式“数+量/名+形”,再出现复合词结构:“名+形”。经历了从精确量演变为估摸量的隐喻演变路径。个性表现在:第一,汉语经历从“数+量+形”结构,“数+名+形”结构,“名+形”结构的基本演变路径,且人们存在认知结构等级差异:总体上“NA空间”认知等级分布为:NA大/小>NA长/短/NA粗/细>NA深/浅/NA高/低>NA宽/窄/NA厚/薄/NA远/近。英语经历:一维空间“名形表量构式”到多维空间“名形表量构式”的演变路径。第二,汉语NA空间表量构式出现的历史悠久,而且经历了一个从简单到复杂,由单一到多样化的历时演变进程,始现于战国,发展于明清,成熟于民国,是汉语通俗化的产物。而英语该类构式最早可见于9世纪,随着时间后移,该类构式的使用频率和形容词准入范围不断拓展。但是出现的时间比汉语晚,且结构变化比较单一。最后,空间是人类最基本的,最熟知的认知域,空间域的普遍性和基本型是最常见于语言的普遍性,N空间表量语义是相同的,以定量为原型,以估量义为边缘义,则边缘类就是语言异同的集中地带。这就造成了英汉“NA空间”所表现出结构类型及其历史演变异同,虽然各自特征和生产机制有异同,其相同之处来自人们共同的认知的方法如隐喻的演变,以及经济结构原则和语义、语用以及句法等级差异决定的以及语言通俗化和形象化的一种趋势。不同之处来自不同民族语言实现手段不一样;也来自英汉社会不同的发展程度导致。以及“英语重时间,汉语重空间”的语言特点所导致的。
[硕士论文] 蔺伟
汉语言文字学 宁波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本文以认知语义学的相关理论为理论基础,着力探索汉语偏正式构词的认知理据。全文共分为五个部分:
  第一章是绪论,在对汉语构词法近三十年来的研究成果进行简要梳理的同时,重点对偏正式构词法的相关研究做细致分析,追踪研究进展并指出不足之处,在此基础上提出本文的研究思路、研究价值和研究方法。
  第二章为奠基性的描写部分,主要在对汉语偏正式复合词的语义结构进行分析的基础上,按照偏正式复合词的基本语义范畴,将偏正式复合词置于名词、动词、形容词这三大词类范围之下进行分析,描写偏正式复合词的内部语义关系类型。
  第三章是全文的核心部分,主要从认知层面对偏正式构词法的能产性理据进行揭示。通过对汉语偏正式复合词进行定量考察,我们发现,范畴化是汉语偏正式构词最根本的认知动因,以基本层次范畴为认知基点对客体进行多角度的归类是偏正式构词的主要目的;而除了范畴化,特征凸显也是偏正式构词较为重要的一个认知动因,将一个概念内含的重要特征外化为中心词素或修饰词素的形式以达到凸显目的是汉语复音化背景下某些偏正式复合词的现实成因。此外,偏正式构词法的能产性还可以通过某些认知机制得到强化,人们为了间接达到范畴化目的,常借助隐喻和转喻消解偏正式构词过程中的语义冲突、增强概念整合能力,使偏正式构词法的构词能力得到最大发挥。
  第四章是对第三章的补充与延伸,立足于当下新词语的特点,讨论新时代环境下新词语的主要语义模式和构词机制,侧面说明偏正结构在新词语生成上的巨大作用,进一步体现了偏正式构词法对于人们认知新事物、新现象的重要意义。
  第五部分是结语,总结前文观点、得出研究结论,同时也指明本文的创新点和不足,并对今后研究做出展望。
[硕士论文] 孟彩娟
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宁波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本研究在侧面基体理论和构式语法的共同指引下,综合利用对比、定量和定性等分析手段,以汉英“NA空间估量构式”中“N”为研究对象,分六章讨论三个问题:汉英“N”语义制约及其异同、汉英“N”语法制约及其异同、两者异同的认知动因,旨在揭示汉英“NA空间估量构式”中“N”的语义、语法与认知属性。
  研究发现如下:
  语义上,共性表现为,汉英“N”共享六种语义域且其使用频率等级基本相同(植物除外):人体器官〉自然物〉工具类〉建筑物〉动物,都具有[+类指性]、[+空间性]、[+熟知性]和[+估测性]。个性表现为,英语“N”特有“地域”、“微分子”和“道路”三种语义域,具有[+区域性]和[+非直观性];语义域相同时,汉英“N”内部语义所指异同共存,语义所指相同时,与其搭配的“A空间”异同共存。
  语法上,共性表现为,第一,汉英“NA空间估量构式”共享“普通名词+A空间”和“数词+普通名词+A空间”结构;第二,汉英“NA空间估量构式”中“N”均具有[+标量性]、[+比拟性]和[+描写性]等语法意义;第三,汉英“NA空间估量构式”中“N”修饰“A空间”,二者构成状心关系,“N+A空间”构式是“X+ADJ”构式的引申,源于“N”整体转喻自身的单一空间维度属性。个性表现在:汉语特有“数词+量词+普通名词+A空间”和“普通名词+助词+A空间”结构。
  认知动因上,“N”的语义制约主要来自人们的具身认知,汉英语义异同与人们注意点的异同相关,后者体现在侧面突显上;而语法制约分为语法意义制约和语法关系制约,语法意义制约主要取决于该构式的语用目的,这可从来源构式获得解释,语法关系制约表现在“N”与“A空间”非相容性,构式义(和数词)压制“N”的原型义,“N”因此发生了转喻,从而在构式中充当状语,修饰“A空间”,使“A空间”从无界转化为有界。
[硕士论文] 仝卓
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宁波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本文选取英汉语动宾结构,研究句法-语义接口的互动关系。研究问题如下:
  1)什么是英汉语动宾结构的句法-语义接口?
  2)英汉语动宾结构句法-语义接口的关系为什么是互动的?
  3)如何解释英汉语动宾结构句法-语义接口的互动?借助大量英汉语语料,根据生成语法句法-语义接口的理论,运用理论思辨法,详细分析英汉语动宾结构句法-语义接口。
  具体研究过程如下:
  1)首先根据语义对英汉语动宾结构进行分类,分为三类:英汉语同源宾语结构,英汉语双宾语结构和英汉语超常宾语结构,以期解决第一个问题,本文研究以上三个动宾结构的接口问题。
  2)然后详细研究英汉语动宾结构句法-语义接口互动的原因和对此的解释,为了深入剖析,利用论元,语义角色,最简方案等分别分析了英汉语同源宾语结构、双宾语结构、超常宾语结构的句法特点和语义特点,进一步指出其句法-语义接口存在互动关系。
  研究发现如下:
  1)英语同源宾语结构中,由于同源宾语论元角色的转变,由正常作宾语的受事角色转变为非真正意义上的述题、受益者、或者感受者,从而促动其句法结构发生相应的变化,迫使其英语同源宾语结构中的不及物动词转换为假及物动词(或称准及物动词),从而具有了赋予宾格的能力,当然,该处的宾格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宾格,而是一个假宾格(或者称准宾格)。汉语同源宾语结构中的动词为及物动词,所以不存在赋格的问题,但汉语同源宾语结构仍不是正常的动宾结构,其结构对于动词和宾语具有严格的限制,两者必须语义相关,且宾语与动词的动作是同步的,两者为不可分割的整体。其形成的主要原因在于宾语论元角色的变化而为,从常规的受事转为工具或结果,最终促使其句法结构发生相应的变化,从而形成了汉语中的同源宾语结构。
  2)英汉语双宾语结构中,为了保持句法中主谓的一致性,发生了一系列的移位和合并操作,格的核查是借助于 vp,其形成原因在于由一个宾语扩展为两个宾语,从而促使句法发生相应的变化。英汉双宾语结构对于施事的语义选择基本上是一致的,都为[+生命性],[+自主性],[+意识性];对与事的语义选择都限定为表“人”的语义成分,而汉语中可以通过转喻或隐喻延伸至更广的范围。对受事的语义选择按照不同的划分类别具有不同的属性,主要区别在于事物的具体和抽象的性质方面。
  3)英汉语超常宾语结构形成的主要原因在于用假宾语掩盖其真宾语,如:“吃食堂”中,用表达处所的“食堂”掩盖了真正的宾语“食物”。超常宾语结构中,具体是论元的变化引起了句法的改变还是句法的原因导致了语义的变化,并不容易界定。文学作品中,尤其是诗歌,经常用简洁的话语表达丰富的语义,此时为句法的变化引起语义的变化。但不管是语义促动句法改变还是句法促动语义改变,两者都是句法和语义互动的结果。
  以上发现对句法-语义接口的研究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硕士论文] 朱诗令
汉语言文字学 浙江师范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A到NP”是汉语口语中的常用表达形式,本文将从句法、语义和语用等方面详细阐述其特点,并通过与相关结构的对比深入研究。
  绪论部分主要概述了论文的研究范围和研究意义,总结了前人已有的相关研究成果,并介绍了本文所使用的研究方法及语料来源。
  第二章从句法功能及结构特点角度研究“A到NP”。在句法功能方面,其主要是充当谓语,其次是定语,较少用作宾语和主语。在结构特点方面,“A到NP”中的“A”主要是性质形容词,“NP”根据语法为主、意义为辅的标准可以分为四类:度量类、处所类、时间类及事物类,“到”的虚化程度会因“NP”的不同而变化,但其功能都是通过凸显“NP”的终点性以赋予“A”高程度量;“A到NP”的否定形式有两种,即“否定词+A到NP”与“A+不+到NP”;“A到NP”的对举形式表现为“A1到NP1,A2到NP2”。
  第三章从语义角度分析“A到NP”。“A到NP”是一个构式,其构式义是:说话者主观认定形容词“A”拥有高程度量;形容词“A”的语义一般指向客观对象,但有时也会指向“NP”;“到”的语义特征会因“NP”的不同而隐现,但始终保持着[+终点]。
  第四章从语用角度分析了“A到NP”的主观性,即主观评价、感受和主观量,还以焦点理论对该结构作了阐述。
  第五章是与“A到NP”的变式和相关同义结构的对比研究。“A到NP”与变式“A到了NP”之间的主要区别是在事物类“NP”的特殊小类上,与“A至NP”和“A达NP”则主要体现在使用频率上;与相关同义结构“A到AP”“A到VP”之间的差异则集中在“A”的语义指向、变项之间的语义联系、“到”的虚化程度及否定形式等方面。比如,这两个相关结构里的“A”,其语义只指向客观对象;变项之间都有因果关系,但“A到VP”的变项之间还有描述与被描述关系,“VP”还都是以隐含的高程度量来量化“A”;否定形式不存在“A+不+到AP/VP”。
  结语部分是对全文的主要观点及研究的不足之处进行归纳总结。
[硕士论文] 胡晓露
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宁波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本文基于自建整合构式语法,立足权威语料库,采取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方法,从认知角度出发,多维度、综合性对比分析汉英“NA表量构式”,以期发现汉英“NA表量构式”在本质、类型及生成动因上的异同。主要发现:
  (1)汉英“NA表量构式”的本质主要体现在量本质、量语言实现和量类转变上。量本质有语义量、句法量和语用量,量语言实现主要通过词汇和语法手段。量类转变发生在“N”为名词,且与非空间维度形容词构成“NA表量构式”时。“N”为强空间量名词时,名词从空间量转化为性状量;“N”为弱空间量名词,量类转变存在不确定性,与个体认知有关。汉语“NA表量构式”中约24%是弱空间量名词时,即汉语“NA表量构式”的量类转变,约有24%的不确定性;英语中约40%是弱空间量名词,即英语中约有40%的不确定性。
  (2)根据内部结构的松紧度可将汉英“NA表量构式”分为短语式和类词式。短语式“NA表量构式”内部允许插入其他成分,可按表量特征细分为确量短语“NA表量构式”、估量-确量短语“NA表量构式”和估量短语“NA表量构式”。汉语确量短语“NA表量构式”有4个结构类型,英语有5个;汉语估量-确量短语“NA表量构式”有11个结构类型,英语有3个;汉语估量短语“NA表量构式”有24个结构类型,英语有5个。类词式“NA表量构式”内部不允许插入其他成分,可按形容词维度进行细分。汉英共有5种类词式“NA表量构式”;汉语独有2种,英语独有1种。
  (3)基于自建整合构式语法和量类转变,发现汉英类词式“NA表量构式”的生成遵循以下规律:类词式“NA表量构式”中,名词与形容词的量性特征一致时,认知识解上不存在量类转变,该类构式由概念隐喻生成;类词式“NA表量构式”中,名词与形容词的量性特征不一致时,认知识解上存在量类转变,该类构式由概念整合生成。名词与空间维度形容词组合,量性特征一致,故汉英类词式“NA空间表量构式”由概念隐喻生成。名词与非空间维度形容词组合:名词带强空间量特征,需从空间量转换为性状量与形容词匹配,由概念整合生成。名词带弱空间量特征,量类转变受个体认知影响:认为名词的空间量无法压制性状量,与非空间维度形容词的量性特征一致,由概念隐喻生成。认为名词的空间量能够压制性状量,与非空间维度形容词的量性特征不一致,由概念整合生成。因此,汉英类词式“NA非空间表量构式”可由概念隐喻或概念整合生成。
[硕士论文] 刘遥念
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内蒙古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近些年,长距离反身代词的回指问题始终是语言学界研究的热点话题。本文主要结合黄衍(2009)和刘礼进(2010)的理论框架,利用最小主人公,理解准则与生成准则,以及长距离反身代词的视点回指现象等理论对自然语料中出现的英汉长距离反身代词进行逐一分析。本文圈定并筛选了本文所研究的英汉长距离反身代词,筛除了域内约束的反身代词。
  本文主要采取对比分析的方法进行研究。主要对比了英汉长距离反身代词的先行词的不同分布特点,回指方式的特点和回指式生成方式的不同。通过对比,主要研究发现如下:首先,英汉长距离反身代词所回指的先行词的位置大致分为三种是主语,宾语和定语。主语先行语在英汉语篇中皆占大多数因为主语是篇章指示中心,这一点英汉非常相似。此外,就宾语的先行语而言,英语和汉语的长距离反身代词也十分相似,皆可回指宾语作为先行语。第三种情况是定语位置的先行语,英语长距离反身代词的先行语可以是主语位置的定语也可以是其它成分的定语。而汉语只编码主语位置的先行语作为先行词。其次,从回指方式来看,汉语的典型回指式和一般回指式占大多数。最后,从英汉回指是如何产生来看,有单层回指生成和双层回指结构两种方式。英汉单层回指式存在诸多相似之处。在双层回指式上,英语的双层回指式更加的复杂,因为英语当中会交替使用代词,名词短语以及反身代词去形成比汉语更加复杂的上下文语境。
  总之,英汉长距离反身代词的研究进一步证实了文中语用理论的可行性。由于语料收集不足且本人在形式主义以及句法学视角对于反身代词方面的研究把握不牢靠,若能在语料库方面以及句法学方面下功夫研究再加上大量语料支撑相信在长距离反身代词的回指研究问题上会更加详尽,更有科学性和时效性。
[硕士论文] 艾哈迈德
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大连外国语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指示代词是汉阿两种语言中应用较广的一类词。它最主要的功能是指示和指代功能。指示代词在汉阿两种语言中属于代词,都有着很高的使用频率。本论文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现代汉语和阿拉伯语“这”、“那”类指示代词进行语法功能、语义功能及语用功能的对比。
  本论文分为六章:
  第一章:前言。介绍本研究意义,研究现状,研究的主要内容、方法以及解决的问题,论文研究的思路。
  第二章:介绍汉阿指示代词概述,代词的概念及指示代词的释义界定,汉语指示代词的界定及其分类,阿拉伯语指示代词界定及其分类。
  第三章:汉阿指示代词语法功能对比;对汉语示词“这”、“那”和阿拉伯语指示代词的语法功能进行对比,分析两者之间的语法功能的异同。
  第四章:介绍汉阿指示代词语义特点对比,解释两者之间的空间距离和时间距离,在汉语指示代词中,体现时空间距离的远近,表示单数与复数,在阿拉伯语指示代词中体现时空间距离的远近,表示单数、双数与复数,还有介绍汉语阿拉伯语指示代词具有心理距离。
  第五章:汉阿语用功能对比;直接指示、篇章指示、确指与不确指,汉阿指示代词语用功能的异同。总结论文的结果。
  本论题主要就汉语的“这”、“那”类指示代词与阿语的两个指示代词作对比研究。通过对比研究,找出了两者之间的不同点很大,两者之间的相同点很少,并发现了造成差异的深层次原因,以帮助阿语学生更好地学习中文和中国学生更好地学习阿语,并希望能在一定程度上为汉阿外语教学实践、汉阿互译和汉阿指示代词的更深入的对比研究提供一些新的依据和参考。
[硕士论文] 冯月婷
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大连外国语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社会语言学认为,语言是个动态的开放系统,伴随社会日新月异的改变,语言也在不断调节自身。语言系统中,当属词汇的活跃度最高,其感知社会的能力也最强烈。近年来,大批量产出的年度新词语在很大程度上丰富了汉语词汇体系,并真实、客观地记录着社会的发展变化。论文结合社会语言学视角,以国家语言监测中心公开发布的2014和2015年度新词语为语料展开分析。运用定量、定性分析法,辅助以图表说明了2014、2015年度新词语的语言学特征和社会语言学特征,得出的结论是这两年的年度新词语具有多音节化的趋势、构词材料多样化的趋势以及词义形象色彩化的趋势。通过静态概貌描写得知年度新词语涉及的领域遍布生活、经济、政治、科技等方方面面,并且紧扣社会热点话题。从动态视角去观测可以得知年度新词语的更新速率很快,生命周期较为短暂。通过探究发现,社会的发展、重大事件的催生、传播媒体的媒介作用,以及语言的频繁接触是年度新词语得以产生和发展的主要社会动因。而从社会语言学意义的角度去探析,一方面年度新词语是社会生活的记录仪,另一方面它是社会心理的反射镜。目前对年度新词语的研究还存在局限,尤其是14年之后的语料分析还存有空白,因此本文的分析和整理是一项有意义的工作。
  (已选择0条) 清除
公   告

北京万方数据股份有限公司在天猫、京东开具唯一官方授权的直营店铺:

1、天猫--万方数据教育专营店

2、京东--万方数据官方旗舰店

敬请广大用户关注、支持!查看详情

手机版

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学术圈
实名学术社交
订阅
收藏
快速查看收藏过的文献
客服
服务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