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定机构
扫描成功 请在APP上操作
打开万方数据APP,点击右上角"扫一扫",扫描二维码即可将您登录的个人账号与机构账号绑定,绑定后您可在APP上享有机构权限,如需更换机构账号,可到个人中心解绑。
欢迎的朋友
万方知识发现服务平台
获取范围
  • 1 / 18
  (已选择0条) 清除 结果分析
找到 352 条结果
[博士论文] 关雯
文艺学 哈尔滨师范大学 2019(学位年度)
[硕士论文] 王萍
艺术设计 贵州大学 2019(学位年度)
[硕士论文] 朱安澜
艺术设计 四川美术学院 2018(学位年度)
[硕士论文] 戴文
艺术设计 湖南工业大学 2019(学位年度)
[硕士论文] 吴莉
民族学 西南大学 2019(学位年度)
[硕士论文] 陈璐
工业设计工程 江苏大学 2018(学位年度)
[硕士论文] 徐晓蕾
美术学 景德镇陶瓷大学 2018(学位年度)
[硕士论文] 郭清杨
中国古典文献学 山东大学 2018(学位年度)
摘要:中华民族具有五千年的悠久历史,中华民族的开端,一般被认为是始于从黄帝到尧舜的五帝时代,而尧舜时代也被认为是以制度完备为标志的中华文明社会的起点。研究中华民族的文明,必须要从五帝时代入手,而帝尧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本文将帝尧作为研究重点,从帝尧韵身世、功绩以及尧舜禅让三个方面出发,以古籍文献为基础,借助考古发掘、出土文献等,对帝尧资料进行钩沉索隐,通过梳理与总结,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展现帝尧的身世来历、历史功业及其文化内涵。
  本文的开篇是绪论。对帝尧研究的选题缘起、研究方法和研究综述做简单的介绍。
  第一部分是帝尧身世研究,以帝尧的名号、世系与活动区域为主要内容,梳理已有成果,对其中的分歧作出辨析。帝尧作为上古五帝之一,产生了各种名号,本文对帝尧伊祁之姓、放勋之名、陶唐之号的渊源进行了梳理;描摹出五帝中帝尧一支的完整的帝王谱系,以及帝尧后裔的谱系;同时,也对帝尧一族的起源、迁徙、建都地及葬地进行了论述,以此来全面展现帝尧的生平面貌。
  第二部分是帝尧功绩研究。在政治上,帝尧平定天下、完善政治、协和万邦;在经济上,帝尧平治水土、发展生产、制定历法;在文化上,祭祀活动与制作礼乐行为也使我们看到文化在社会生活中逐渐发挥起重要作用。这一部分对帝尧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三个方面进行全面的梳理与总结,以此探寻帝尧作为上古帝王所展现的历史功绩及其背后的意义。
  第三部分是尧舜禅让研究。这一部分从历代历家对尧舜禅让这一事件的争鸣谈起,提出尧舜禅让具有其真实性,接着从物质基础和社会基础两方面,对尧舜禅让的历史真实性进行论述,总结出尧舜禅让的实质是中华文明起源初期部落联盟首领的更替制度。最后,阐述尧舜禅让对后世的政治、社会产生的深远影响。
  本文的最后是结语,通过对全文的总结,梳理出完整的帝尧图景。
[硕士论文] 余莲凤
文艺学 山东大学 2018(学位年度)
摘要:从历史发展进程来说,母神崇拜产生于母系氏族社会,源于母亲经验和生命崇拜。女性生育后代,为氏族的繁衍发展做出贡献。女性创造生命——这在初民的认识中是非常神圣的,所以女性在母系氏族社会享有崇高的地位。女性在生存发展中发挥主导作用的范围也非常广泛,包括狩猎、养殖动物、种植庄稼、制作陶器等。对女性的尊崇,重点突出在对女性孕育生命的腹部——子宫的尊崇。所以,在早期的艺术作品中,出现了众多腹部圆大的泥雕,常见于世界各地出土的母神雕像中。在中国,对女性腹部的强调表现在各种头小肚大的人头形陶罐、陶瓶上。作为容器的肚腹即是女性头部以下的全部,换言之,女性的肚腹足以代表女性,女性即肚腹。在初民早期的实践经验中发现,腹中之物是肠,所以肚腹即肠,中国神话中的首位大母神正叫作“女娲之肠”,反应了对女性肚腹作为生命容器的尊崇,亦是对创生生命的敬畏。
  女人=身体=容器,一种世界性的经验,容器是大母神原型的象征。容器就像一个大圆,它包容、保护着从容器中产生的生命。所以女性,在先民的认识中即被经验为孕育、保护和滋养生命的大母神。
  作为原型的大圆是混沌,包容一切的,包含正面、负面的属性。无意识象征性表达即原形显现,随着意识逐渐从无意识中分化,原型开始采取形式,但这种形式往往是怪诞畸形的,也许是不同动物的组合,也许是人与动物的组合,前者如中华民族的龙、凤等动物,后者如人首蛇身的女娲,人面兽身的西王母,以及《山海经》中诸多人面兽身的神灵。
  人根据自然理解自身,从大地孕育万物,生长万物的经验中理解女性怀孕,由此产生了地母的概念。万物生于大地,亦归于大地,年年如此,周而复始,循环不息,这种不死的生命被理解为神。女娲,是横卧于栗广之野的地平线,是地母神,是创世神话的第一位大母神。母神崇拜中,地位最高的是创世的大母神,她创生万物,为众神之母,如希腊神话中的盖亚,中国神话中的女娲,二者均是地母神。万物从大地中生长出来,人也依地母而生,中国神话中,人是地母女娲用自己身体的元素泥土造出来的。
  西王母是继大母神女娲之后的第二位大母神,她是在创生的对立面“死”的基础上产生的,对死的抵触就是永生,既是生殖崇拜的延续,又是对生命不死的渴望——即不死思想。这在《山海经》中表现得极为突出,有不死山,不死国,不死民,不死树,不死药,或是长寿不死,或是死而复生。由于医药的不发达,对疾病的无可奈何,希望能有医治疾病和疫病的神药,就产生了“司天之厉及五残”和掌“不死药”的西王母。
  不死思想是生命崇拜的核心,包括永生不死和生命繁衍。永生不死,死而复生,生生不死在经验中最直接的形象就是月亮,月亮的阴晴圆缺、周而复始是为不死。月中有玉兔、蟾蜍体现的正是早期生殖崇拜和生命崇拜的思想,这样一种不死思想孕育出了一位新的月神,即窃不死药的嫦娥。
  西王母、不死药、玉兔、蟾蜍、嫦娥均是源于对月亮不死的经验,是月亮母神——常羲形象的衍变,对月亮的崇拜最早可推溯至甲骨文中的“西母”。
  继西汉末盛行的西王母崇拜后,随着佛教的传入和本土道教的兴起,逐渐产生了一位新的母神——观音。观音经历了男相到女相的转变,其职能多样,其中一相送子观音,正是源于女娲造人的早期生殖崇拜的延续,另外,观音手握的净瓶,瓶中盛装的甘露和斜插的柳枝,以及身下的莲花均是母神原型的象征。莲花是观音慈悲精神的表达,莲花是圣洁的,观音从莲花中诞生,是一种神圣诞生形式,观音在明清俗文学中被“俗神化”,“大慈大悲救苦救难”是母神保护功能的最高精神变形。
  综上,我将女娲、西王母、观音合而讨论,皆因她们俱是生命大母神,包含着对创生生命的母亲崇拜,对生命不死的崇拜以及对母神慈悲精神的信仰。
[硕士论文] 柏云
中国古典文献学 山东大学 2018(学位年度)
摘要:帝喾是华夏民族的祖先,和黄帝一样,被奉为五帝之一,是中华民族文明起源的精神偶像。今天关于帝喾的认知,多偏于神话传说,而实际上,帝喾是上古的民族首领,有独特的言行、历史贡献,这一点多被帝喾的神话色彩遮蔽。在当下考古成果日渐增多的背景下,帝喾其人的形象也在丰富生动起来。本文拟以帝喾为主要研究对象,采用传世文献与考古成果结合的二重证据法,考察帝喾其人、帝喾族群、帝喾子嗣、后世祭祀等方面,以期对帝喾有一个全面客观的认知。
  本论文主要阐述帝喾形象的演变及族群发展。具体而言分绪论、帝喾其人、帝喾族群、后世祭祀四个版块。
  绪论主要从选题缘由、研究综述、研究现状三个方面做简单介绍。
  正文的第一部分主要是对于帝喾的研究。在20世纪初新文化运动后,疑古派渐成史学界主流,他们对于上古史一直持怀疑态度,帝喾的真实性也就成为帝喾研究的关键。关于帝喾其人,历史上曾出现了帝喾(估)说、高辛说、帝俊说、帝舜说等几种的名号。本文主要对这几种主流名号进行考证和集中梳理,并以此来探究帝喾的世系及其与其他帝王的承继关系。
  第二部分以帝喾族群为研究重点,以探究华夏族之形成为切入点,将帝喾族群的形成和发展放在华夏族的大背景下进行阐述,并结合相关的考古学发现对其进行补充和佐证。本文在探究帝喾族群时,据历史源流,言及史书所载的帝喾后裔:殷之始祖契、周之始祖后稷等众多的子族。帝喾后裔与历史始祖的重合,恰可以说明了帝喾在中华文明发展史上的重要地位。此外,帝喾与西南地区侗族、瑶族的祖先神也有承传关系。在今西南侗族、瑶族等少数民族地区仍然口耳相传“盘瓠犬”的故事,笔者对其流传情况进行了简单的梳理,以期厘清盘瓠和帝喾之间的关系,从而探究帝喾对于华夏族之外的少数民族的深远影响。
  第三部分结合今人对于帝喾的研究,考证了帝喾陵所在位置,并结合当地对于帝喾的祭祀活动,从民俗学的角度对于庙会和相关祭祀活动进行研究。帝喾陵以及现阶段的祭祀活动充分体现了今人对于上古史的重视,对于中华民族寻根溯源的文化自信。
[硕士论文] 彭少森
中国哲学 延边大学 2018(学位年度)
摘要:朝鲜民族巫俗神话是朝鲜民族初民用来表达生命观以及处理自身与外在世界关系的文化类型。生命则是一种充满了差异性和多样性的生成,巫俗神话中的意象生成不仅反映了朝鲜民族的生成价值观,而且昭示着宇宙生命力的生生不息。朝鲜民族巫俗神话中神树意象以及神鸟意象最终合流并生成为神鸟柱的复合体意象。朝鲜民族的巫俗神话中蕴含着生命的生成价值,具体而言,它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人向植物的生成;人向动物的生成;人向人自身的生成;人向宇宙的生成。生成价值意味着生命价值的内在属性,也就是说生命在生成之中不再指向外在性的存在,而是在不断地轮回中向生命的自身回返。生命是一种以强度为特征的动态生成过程,而生成则是一种生命力向另一种生命力的永无止息地流转。也正是在向这四种生成的敞开中,生命的力量得到不断地发展、壮大和增强。当今社会,生命的价值正日益为物质主义的价值观所消解,因此通过对朝鲜民族巫俗神话中树鸟意象动态生成过程的深入解读,不仅能揭示其中所蕴藏的生成价值,而且还有助于唤醒我们灵魂深处的“性灵”。
[硕士论文] 任燕妮
中国语言文学;文艺学 南京师范大学 2018(学位年度)
摘要:希腊神话包括神的故事和英雄传说两大部分。神的故事涉及宇宙和人类的起源、神的产生等内容,英雄传说的主人公大多是神与人的后代,它是古希腊人对远古历史和对自然界斗争的一种艺术回顾。混沌幼稚的古希腊神话并非粗陋的妄想,作为世界上系统最为完整的神话,它已显现出自己的智思。希腊人的文艺实践源自神话,而之后的希腊哲学及希腊美学也都长于神话。
  数学研究抽象概念,数理具有确凿性和明晰性。对古希腊神话进行数理分析,就是探究希腊神话中的数理背景,研究神话中与“数”有关的情节和构架,找出隐藏在神话传说中的数理法则。希腊神话中的数理价值还体现在神话作品整体的美学风格上,数理和希腊哲学、美学渊源深厚,对希腊神话进行数理解读,可对希腊神话乃至后来的希腊哲学、美学都有一个更完整的认识。关注希腊神话中的数理,不仅可为希腊神话解读提供新的可能,某种程度上这种解读本身也是一个新的角度。
[硕士论文] 李静
民俗学 河南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河南省新乡市卫滨区中召村与中国其他地方一样一改往日落后面貌,经济、社会、文化都取得了巨大进步。与此同时,在村落民间信仰积极分子的努力下,该村村庙——义勇武安王庙得以重建,民间信仰得以复兴。在义勇武安王庙的十八年发展历程上,村子里的信仰精英呈现出和文化精英、政治精英以及经济精英相重叠的特征。在中国改革开放深入发展的情况下,对社会层面的改革又提出了新的要求。那么,支撑着义勇武安王庙发展的庙委会组织,目前的状态是怎样?是否具备转型为现代社会组织的可能?笔者依据现代社会组织标准,通过梳理庙委组织的形成、庙委组织成员的两次变化,以及对庙委组织的日常运作进行参与式观察和访谈,对其能否转型为现代社会组织,进行了深入的分析。
  本文共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绪论,交代了选题的背景和意义、研究现状、理论框架和研究方法以及田野调查点的选定;第二部分是主体,其中第一章介绍了中召村的自然和人文环境,交代了该村民间信仰所处的特殊的政治生态;第二章梳理了中召村信众力量的由分散到整合,庙委会组织也在信众力量整合后出现,在此基础上实现了重修村庙的愿望;第三章论述了该村民间信仰复兴背后的两个因素——庙委会组织和信仰精英,交代了庙委会组织的日常运作,以及信仰精英的特征;第四章是笔者在春节期间,为了更深入了解庙委组织以及信仰精英的作用,而进行的参与式观察;最后得出本文的结论:义勇武安王庙委会无法产生与现代社会相连接的社会资本,信仰精英们的努力仍受制于村委的行政干预,加之新旧村委会的矛盾,庙委组织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很小,不具备转型为现代社会组织的可能。
[硕士论文] 侯德忠
民族学 贵州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民族信仰是一个民族共同体认知万物与他们自身的一把标尺和制度性要素,这也在另一维度上表达着信仰与民族文化的关联性。本文以贵州省剑河县方陇苗寨为田野中心点,着眼于当地苗族古经中的鬼神体系,并以宗教实践为切入点,试图借助鬼神体系来反观现实世界中的苗族社会,分析苗族先祖构建鬼神体系的现实意义。
  本文调查对象除了苗族鬼神外,“故相”群体作为人与鬼神沟通的媒介,自然也是研究对象之一。鬼神体系中的鬼神通过“故相”群体来普及他们的存在,传达他们的旨意;人们则同样需要通过“故相”去表达自己的愿望。在以故相和鬼神为主角的宗教实践过程中不断地向人们传递鬼神文化,从而使人与鬼神能够沟通彼此,相互影响。在“故相”和祭物这座桥梁上,人们更进一步的认识鬼神体系中的主角,同时又不断的对鬼神体系进行再创造,把人们的希望寄托于其中,最终形成如今的苗族鬼神体系。经过对鬼神世界的深入分析,苗族人的鬼神体系实则是苗族社会发展的缩影,是折射苗族文化的一面镜子。鬼神体系的存在,不仅维系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关系、同时也为强化人与人之间社会关系以及对规约苗族村寨的社会秩序发挥重大作用。可以说,鬼神体系是苗族先祖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对自然、对社会生活认识的智慧结晶,通过鬼神这种超自然力量把这种认知根植于子孙后代心中,从而保证苗族社会得到健康而稳定的发展。
[硕士论文] 张婷
民俗学 河南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村庙信仰是中国基层社会普遍存在的文化现象。受历史、政治、经济、文化等多种因素影响,村庙信仰的信众会自发形成有形或无形的团体,这个过程就是信众的组织化过程。大召营村历史上是一个村庙信仰传统十分浓厚的村庄,这是村庙信仰在该村复兴的根源。随着村两委加强意识形态建设,村内经济跃居该镇前列,村民自发参与的和村两委组织的文体娱乐活动日益多元化,村民精神生活丰富起来,村庙信仰实现了复兴,村庙信仰信众逐渐组织化,最终形成了村落内的村庙信仰组织——祖师庙庙委会。那么,该村村庙信仰组织是怎样形成的?庙委会的组织化水平如何?现阶段是否具备转型为现代社会组织的可能性?本文梳理20世纪80年代以来该村村庙信仰的复兴历程,这个过程也是村庙信仰组织的形成过程。通过记叙该村2017年春节娱乐会和村庙春节祈福活动,观察庙委会的组织运作情况。在此基础上,对照现代社会组织形态的标准,探讨庙委会现阶段是否具备转型为现代社会组织的可能性。
  本文采用民族志的写法,共分两部分。第一部分绪论,说明选题缘起、研究现状、所用理论与研究方法、田野调查安排;第二部分正文与结论,第一章全面展现大召营村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第二章梳理大召营村村庙信仰的复兴历程与信众的组织化过程;第三章记叙大召营村2017年村庙春节祈福活动和春节娱乐会,展现庙委会的组织运作;第四章按照现代社会组织形态的标准,对庙委会的组织形态进行分析,得出以下认识:作为村庙信仰组织的庙委会,其与普通村民的界线模糊,成员关于庙委会事务交流互动少,核心人物居于支配地位;成员们关注的是与神的交流以及奉献——护佑关系的达成,他们与其说隶属于同一个组织,不如说是由私人关系联系着的“同修”;庙委会虽有纪律但没约束力,各种事务也受村两委主导,现阶段不具备转型为现代社会组织的可能性。
[硕士论文] 王惠宁
哲学 吉首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巴岱是苗族对主持本民族宗教信仰活动的巫师的一种称谓,主要分布于中国湘西地区和贵州东部地带等苗族东部方言区。苗族巴岱信仰是一种基于“万物有灵”观念生发而来的原始宗教或民间信仰,始终对苗族人民的生产、生活等诸多方面产生着深远而广泛的影响,不仅塑造信仰者的信念和人格,而且规范其道德行为和伦理价值取向。龙鼻村的苗族巴岱信仰基本情况与普遍的苗族巴岱信仰情况较为符合,且具有当地伦理特色,可以为苗族巴岱信仰伦理思想研究提供价值可观的田野资料。
  苗族巴岱信仰中蕴含着许多极具价值的伦理思想或观念。在敬畏自然与生命和遵从自然与规律的生态伦理思想中,苗族巴岱信仰很早就确立了较强的生态保护意识,并劝导苗民世代谨记并严格遵循之。家庭伦理是由姻亲关系伦理与血亲关系伦理构成的,前者以夫妻之间的婚姻伦理为首,后者以父母、子女之间的孝亲伦理为主,其中蕴含的伦理思想观念以巴岱信仰为传输渠道,逐渐融入苗民的日常生活,塑造其人生价值观,最终内化为苗民自觉的道德行为规范。每一种职业在其领域均有特定的道德行为准则,苗族巴岱恪守巴岱行规,同时以道德楷模的榜样身份,教导其他方面的从业者自觉遵守本行伦理规范。
  苗族巴岱信仰具有内容形式上的混融性、价值取向上的群体性、评价方式上的神判性的三大特征。不论是历史时期,还是当今时代,苗族巴岱信仰始终注重对苗民道德素质的提升,在弘扬与培育民族精神的过程中,努力实现苗族巴岱信仰伦理思想的内化和外现,有利于增强生态道德意识、构建家庭和谐关系以及提升个人职业道德素养,是提升苗民思想道德水平、加强苗族乃至整个社会伦理道德建设的实在之举。
[硕士论文] 闫静静
马克思主义哲学 山西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古希腊思想是西方文明发展的源头,对马克思思想的形成有着重要的理论渊源作用。神话思考问题的方式,是人类在长期的生产劳动和组织社会的过程中沉淀下来的文化,是人类面对生存困境寻求解放的一种方式。
  神话用隐喻手法记录了人类历史,将历史事件用神话故事的形式表现出来,透过神话故事我们可以窥探当时的社会发展状况。神话中的角色已经对外部世界进行了初步地加工和处理,他们发明创造生产工具,组织维持社会秩序,同时孕育了自由观、平等观和审美观,理性思维已经得到萌芽和发展。但由于当时生产力低下,人们认识水平较低,很多现象无法解释,所以他们将决定社会发展和自身命运的力量停留在彼岸世界。
  翻阅《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几乎每一卷都引用了希腊神话典故。马克思理性思维对神话隐喻既有吸收又有超越,神话重点呈现了救赎思维、英雄思维,内在地体现了人类的追求,即求得自己的解放和自由,过一种消除灾难的愉悦的生活。马克思对神话隐喻进行了批判,他认为生产不再是一种准自然的过程,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决定因素。本文的重点是分析马克思如何既能对神话思维进行批判的吸收,又能坚守其思想中的理性思维,并走向现实,在物质的生活关系中寻求人类解放的答案。
  神话理解现实是不科学的,我们应该在唯物史观视域下,辩证地看待神话隐喻,神话是一定的物质生产力条件下诞生的与其相适应的文化形态,具有历史性,神话中的角色是社会关系的人格化。神话在长期的历史阶段是人们面对现实困境求得解放的一种寄托和象征,马克思认为人是“现实的个人”,人的解放只有在现实的世界中并使用现实的手段才能实现。
  本文分析神话隐喻对马克思理性思维的作用与意义,不是建立一种新的宗教需求,而是要从中汲取有益因素,在唯物史观视域下看待神话隐喻,从人的解放的角度来理解马克思理性思维对神话隐喻进行批判地吸收和超越,分析马克思对引导正确的文化方向、全面理解文化价值,对人最终的解放所产生的作用和意义。
[硕士论文] 杨鑫
民俗学 河南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在改革开放逐渐深入的今天,村庙在农村一些地方恢复起来。河南省新乡市牧野区牛村行政村的村委领导班子大力推行政治、经济建设,带领牛村走上了城镇化发展的道路。村集体经济在新乡市名列前茅,改变了过去贫穷落后的面貌。由于政策开放、经济发展、百姓需求以及历史传统这四个因素,牛村的民间信仰也逐渐恢复并得以发展。在城镇化不断加深的背景下,牛村的民间信仰会怎样发展?村庙组织有转化为“现代社会组织”的可能性吗?本文通过对牛村村庙观音堂的民族志研究,探讨这些问题。
  第一部分绪论:主要是概括了本文的选题的背景和意义、研究现状、所用理论、研究方法以及田野调查情况说明。
  第二部分是正文。第一章从整体上介绍牛村的自然和社会人文环境、观音堂和牛村核心联络人赵玉琴。这样的政治经济的格局决定了牛村民间信仰的发展方向。第二章是本文重点,围绕城镇化进程中民间信仰的发展状况,通过对影响牛村民间信仰发展的三股力量即赵玉琴居士、慈广师父和村委情况的描写,展现牛村民间信仰往制度化宗教转变的趋向。牛村的春节活动的观察描写,表现了行政力量对民间信仰的支配干预,也表现出了民间信仰尚有发展的空间。第三章是从“现代社会组织”标准分析讨论以观音堂为代表的村庙类型的民间信仰组织转化为现代社会组织的可能性。最后得出结论:在行政力量的主导下,民间信仰不能独立自主发展,发展空间有限。民间信仰在多股力量的影响下呈现出往制度化宗教转变的趋势,但与制度化宗教有着不小的差异。民间信仰团体无法产生当代需要的社会资本,不具备转为现代社会组织的可能性。
  (已选择0条) 清除
公   告

北京万方数据股份有限公司在天猫、京东开具唯一官方授权的直营店铺:

1、天猫--万方数据教育专营店

2、京东--万方数据官方旗舰店

敬请广大用户关注、支持!查看详情

手机版

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万方选题

学术圈
实名学术社交
订阅
收藏
快速查看收藏过的文献
客服
服务
回到
顶部